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半路父子 第二十章 奇怪哥们 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by颤抖

《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半路父子 第二十章 奇怪哥们 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by颤抖

发布时间:2019-09-06 21:27:0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颤抖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杜经理,那一的小说《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此文是颤抖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我们吃完后去唱唱歌怎么样?”快吃完饭的时候有人很不客气地提议道。 我下意识的摇头。 可有很多人举手表示同意:“好呀好呀,我也正

《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 免费试读


“我们吃完后去唱唱歌怎么样?”快吃完饭的时候有人很不客气地提议道。

我下意识的摇头。

可有很多人举手表示同意:“好呀好呀,我也正想着要不要吃完来一波呢。”

“对呀,你们那么久没听我唱歌了应该都很想听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待会我们吃完就去。”这是一个肯定句,而且是一个决定句。

“我不想去。”我拉着杨安的手和她说:“我想回家。”

杨安不赞同的看我一眼,“大家都去的情况下你不去的话会不好吧?而且我也去呢,你别怕,等会就好好地跟在我的身后就好。”

我不是怕,我只是有点担心家里的那个人,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吃了没,更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不是还在伤心。

“小五,这大学同学虽然说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但现在就随便玩玩嘛,我今天聚完过两天估计就去别的地方了呢,你真打算不去啊?”杨安给我的酒杯里倒了点橙汁,“就算是为了和我多待一些时间,去去成不?”

“你要去哪儿?”我端着酒杯问她,为了她确实能成的。

“去外面玩玩嘛。”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安很随意,不过眼睛里头缺少了点东西,我有些担心的抓了她的手,“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突然认真了起来,张口刚要说话,却不巧的被别人给打断了,“杨安,小五你们吃好了吧,吃好了我们就走了。”楚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们的身边,一只手就搭在我们的桌边。

我点点头,平淡道:“吃好了。”

杨安在去唱歌地方的路程中一直拉着我的手,脸上的表情很随意就像是刚刚进包厢时候的那样。

其实我觉得我和杨安还没好到像别人说的什么闺蜜那样的份儿上,统不过就是比起别人会显得熟络一些,她对我很好,很会帮助我。

现在看起来,却好像是好朋友。

难道出去一个月的时间里,杨安终于是知道我的好了吗?终于知道我是个值得交心的朋友了?不能否认的是,我喜欢这样的关系,我喜欢有人看重我的感觉。

唱歌的地方离吃饭的饭馆有半个小时的车程,离我的房子有两个小时的车程,看起来就好像是坐落在深山里一样,可他又不是在深山里而是刚好在山底下。

刚下车的时候我差点没忍住就要吐出来了,有个班里的姑娘看到我的样子说:“五月,你这刚吃饱就要还回去啊?”

“没办法,我们穷人家就是吃不来好东西的。”我回答的很是顺畅。这个姑娘就是群里的鲜果饮,叫郝果果,长的吧,比不上杨安,不过是会化化妆,然后发发嗲就比较讨男生的喜欢,对我嘛,也就是寻常同学的态度。

不过,我不是很喜欢她,毕竟她太会来事了,时不时就要酸我几句。

她白我一眼,“我进去了啊。”

杨安从车里拿了一瓶水递给我,顺道问我:“那个东西来找你干什么呢?”

这话说的很严肃,我听得却是一阵阵的想要发笑,那想吐的欲望不知觉中也少了许多,“她说我把刚吃完的好东西吐了很可惜。”杨安对不喜欢的人都用的是东西来的代替。

我以前觉得吧,这样形容一个人很不好,现在嘛,觉得还行。

“可惜?那她捡回去吃啊。”杨安愤愤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餐巾纸,“在班里,我对谁都是和颜悦色的,怎么就不喜欢这个人呢。”

我听着杨安的话点头深表认同,也深表疑问,“是啊,你怎么就偏不喜欢她呢?”

“还不是因为她是个东西。”话里厌恶可是越来越浓了,我生怕杨安继续厌恶会说出更多不好听的话来忙拉着她的手就往里面走去,“好了好了,我们不看她不就完了,我们两个端正的人和她计较什么啊?”

“你说的对。”这话回答的很快,杨安拉上我的手,大长腿跨的步子贼大贼大:“我们进去唱歌,好听死她。”

进里头的时候他们已经找好了包间,是个超级VIP并且超级大的包间,说是有五个话筒,一个洗手间,还有浴室和床铺。

我一副没见过世面的震惊了,进了包间后就小心的拿着眼睛打量这所谓的洗手间、浴室和床铺。

大厅就是一个超大的场所,有个大约十米长的沙发,现在好多人都坐在了上头,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显示屏,此时正在播放着mv,唱着:“套马杆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这首歌曾经传遍大街小巷,所以我也算是耳熟能详,听他们唱歌的时候顺带哼上两句:“套马的汉子你在我欣赏。”

杨安优雅的在一个单人坐上坐着,交着一双大长腿,那腿真不是一般的吸引人。手里一杯青蓝色水果酒,迷蒙的灯光下她那容貌显得越发的绝世无双,只是看着有些清冷、有些旁人勿进的感觉,也就是常说的高冷。

我看了眼洗手间,柠檬味的清香剂,是个蹲厕的,有洗手台,还有卫生纸。

看了浴室,有一个花形的喷头,里头的水是热的,有洗手台,前面还有一面不小的镜子,能清晰的照出我的样子。黑色的头发,发尾卷了两卷,微白的脸色,淡去红色口红的嘴唇,蓝色的裙子是圆领口,是一件很稚气的裙子。

偶尔能变成双眼皮的单眼皮,不算太高也不会太矮的鼻梁,不会太正也不会太尖的脸蛋,算是个实打实的常规女生,就是那种扔在学生里都不会显得出众的类型。

我还去瞧了一眼床铺,是很正常的床,不过会大一些,而且环境也稍微的阴暗了些,墙壁上贴着不大好看的贴画,胡乱的色彩搭配,瞧着有些头晕,有一股很不喜欢的气息在这里头。

一股心慌慌的感觉涌了上来,我着急的就退出了这个房间。

外头的歌曲换了一首又一首,现在在唱着:“来年春风替我吹过玉门关……”是一首很温和的歌曲。

我抬脚朝杨安坐的地方走去。

歌曲突然戛然而止,随即另一首熟悉的歌曲响起:“套马杆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楚廉你干什么啊!”自己的歌曲被别人就这样切了当然会不高兴,质问几句也是理所当然。

可楚廉的态度实在是叫人叹为观止,他说:“这么好听我还以为是没人唱呢,所以我就切掉了,原来你要唱啊?”

试问,如果是我听到这样子的回答,我肯定会冲上去把他的歌也切了,然后说:“呀,你唱的啊?”

这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不过那个人不是我,也知道什么叫得饶人处且饶人,所以唱歌的事故就再也没了下文,我无聊的就继续抬脚。

可能是因为喝了点小酒的缘故,居然有一个哥们朝杨安走去了,平常的情况里没有人敢做这样的事!

穿着一身蛮好看的衬衫,头发也梳着整整齐齐的。

我想我是要走过去呢,还是留下来不过去呢?

最后我决定靠近一点看戏。

偷偷的移动到杨安的不远处,然后我听到杨安的话:“你说什么?”她说这话的时候,手里摇晃着酒杯,掀着眼皮看向面前的男人,这一幕,莫名撩人呐,我都有些心动了,何况对面那哥们。

哥们沉了一口气,“我从第一天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现在大三已经结束了,或许大四我就出去工作了,工作后我们或许就很少能联系到了,所以我想和你说。”他看着她,眼里应该满是笃定:“我喜欢你。”

赞赞赞!我在心里暗暗的给这个哥们伸了几个大拇指。

“哦。”杨安的回答一如既往地淡定,“谢谢你的喜欢。”

这肯定就是不成了,其实不用看都知道,像杨安这样一直拒绝别人的人,不是有喜欢的男人了,就是不喜欢男人。不过这哥们有胆量来告白还是很值得赞赏的,毕竟他做了很多班级里男生不敢做的事。

“你不喜欢我吗?”显然这个男生是不懂杨安的心思的。

不过,班级里有谁会不懂杨安的态度?我怀着困惑的心思再靠近了一点。

这个哥们,好像比较陌生。

陌生?我觉得我不能再待在暗处了,既然是陌生人的话就是要来的打扰我的杨安了。所以我挺直胸口走了过去靠在杨安靠的墙上,问道:“你是谁啊?”

这个哥们长的还真是比较分数低的,难为杨安还能亲眼看着他。

哥们看了我一眼就继续盯着杨安,“我知道你们班有聚会所以专门的花了几千块钱来参加了,还跟着你来到了这里,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比较好的理由吗?就算让我开心点也好。”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有几分怪罪的意思啊。

我呵呵笑了两声道:“兄弟,你不是脑子有问题?你自己要追过来的,这时候怪我们家杨安?”

“怪?我哪里有怪她,我只是觉得我这么辛苦的过来了,她至少要给我一个比较好的回应才能对的起我的辛苦。”男人的话讲的意外的认真和有理。

我看着他这副理直气壮地模样忍不住笑弯了腰。

“我说,你脑子有病吧?”直起身子后我就收了笑脸,严肃着一张脸瞪向他,“追求人之前麻烦你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的上杨安跟你说句话,顺道再建议一声,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是有回报的。”

五光十色的光芒在这时候幻成了柔和的光柱,使的哥们的脸蛋越发没有遮掩。

“这个付出只是你的一厢情愿,你既然是一厢情愿那你就应该做好自己接受这个后果的准备,没有人要接受你的后果,也不会有人因为你付出了一点点的东西就要给予一点点的东西来回报你。你没有这么大的面儿。”

男人好像是被我说的生气了,喘着气怒瞪着

《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颤抖)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杜经理,那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颤抖)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杜经理,那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

作者:颤抖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颤抖)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杜经理,那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颤抖)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半路拾爱,男神来敲门》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杜经理,那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