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独宠杀手小说 003 扳指 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紧缚

《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独宠杀手小说 003 扳指 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紧缚

发布时间:2020-03-27 00:26:0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雨霖狸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由雨霖狸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大人,万大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夙夜,江上刮吹起了微风,芦苇荡里发出“细细碎碎”的叶杆碰撞和波浪声。 飞身落入沼泽地里,身子完全隐没在黑暗中。 芊苡尘眺望去,远

《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 免费试读


夙夜,江上刮吹起了微风,芦苇荡里发出“细细碎碎”的叶杆碰撞和波浪声。

飞身落入沼泽地里,身子完全隐没在黑暗中。

芊苡尘眺望去,远远的一处江面上泛着鹅黄色的光,一艘巨型大船停在中心水面处,再扫视了周围,整片能活动的区域隐居在漫漫芦苇荡里,周围水道错综复杂,不熟之人难怪找不到他们的窝点。

大船的风帆已经收起,甲板上,密密站满数十人正对江面,高度监察着芦苇荡和江面的动静。

船舱里隐隐传出丝竹管弦之乐和男女混杂的嬉笑声。舱内灯火通明,在木质的舞池里,几个曼妙舞女轻歌曼舞,对着榻上的几位中年老夫投去媚眼,惹得那几位发笑不止。

其中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觑见一双滑稽狐眼,看几位商富心情愉悦,心若有数。他便是陈公子的父亲,倒卖私盐的陈贵生。与他同坐的便是今晚他特地邀请的几位大商和县官。

一位年纪长些的老男人喝得尽兴,醉熏地指着陈贵生,“陈老板,你哪里寻来这么个好地方?好景好酒,还有好人儿。”说着还多瞟了几眼舞池里的姑娘,虎口馋馋。

陈贵生心底鄙了眼那人指着他的无礼举动,但表面还是附和拱手答谢,“承蒙刘大人垂爱,这片水域也是当年老夫下江南偶然发现的,此处风景秀丽,加之隐蔽性好,老夫便花钱买了下来。若是陈大人喜欢,这景这船,还有这船里的人,就当是老夫送给刘大人的见面礼,还请刘大人不嫌弃。”

陈贵生故将‘船里的人’几个字拖长了音,刘大人终于大喜,开怀大笑地睨了一眼陈贵生。陈贵生自明白刘大人的眼神,心照不宣地又拱手陪礼谄笑。

舱内竹音依旧,甲板上,最后的一名侍从双膝跪地,目光木纳望着与手指指的同一方向,面上惊恐未散,嘴里流出一大股血液,终究还是僵直地倒了下去。

芊苡尘早已习惯人临死前看她的表情,冷眼扫过横尸遍布的甲板,确定没有其他活口,她凛然朝着舱内走去。

直至舱门,她不急不慢打开,旁若无人走了进去。

冷风吹进,陈贵生见陌生人进来,脸色大变,“来者何人?谁允许你进来的?”

他这一声呵斥,惊得音乐骤停,也将全舱的视线转移到了芊苡尘身上。

芊苡尘抬眸无绪看他,知他就是陈贵生,将手里的包裹顺势扔了过去,直径扔进了他怀里。

“给你送点东西。”

陈贵生一脸愤意,狐疑地鄙了眼芊苡尘,没好气地将湿漉的包裹打开,发现里面竟裹着一截还带着血丝的人手手臂,他瞬地大震将其抛开,面色煞白盯着芊苡尘,“这,这是什么东西?”

包裹被仍在地上,里面的手臂滚落了出来,舱内看清后恐惧失叫,纷纷后退,窃窃看着芊苡尘。

“贵公子的手臂。”

芊苡尘嘴角扬起一抹冷意。

“春儿?是春儿的?”陈贵生吓得不轻,很是不信,又逼着自己瞥了一眼那丧物,当瞧见那大拇指上的一枚翡翠扳指,他啊了一声,面色顿时惨白发青。那扳指与他去年送儿子的一模一样。

“你,你是谁?……我家春儿怎么了?你把他怎么了?”

《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雨霖狸)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王大人,万大人)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雨霖狸)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王大人,万大人),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

作者:雨霖狸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雨霖狸)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王大人,万大人)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雨霖狸)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圣恩独宠,杀手皇妃要谋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王大人,万大人),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