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时冥红若曲》奇时冥师漫画 第六章 孟老夫人,猫惊尸(二) 时冥红若曲罗御

《时冥红若曲》奇时冥师漫画 第六章 孟老夫人,猫惊尸(二) 时冥红若曲罗御

发布时间:2019-10-06 00:24:1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舒洲 状态:已完结

《时冥红若曲》是舒洲写的一本玄幻修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时冥红若曲》精彩章节节选: 孟崇遵旨进宫面圣。 御书房。 孟崇恭敬地站着。皇帝看着一张张奏折,越看眉头皱越紧,突然他把本奏折扔到了孟崇的面前,恼怒道:“孟崇

时冥红若曲

推荐指数:10分

《时冥红若曲》在线阅读

《时冥红若曲》 免费试读


孟崇遵旨进宫面圣。

御书房。

孟崇恭敬地站着。皇帝看着一张张奏折,越看眉头皱越紧,突然他把本奏折扔到了孟崇的面前,恼怒道:“孟崇啊孟崇,你可真行!这些奏折都是……哼!”皇帝气的不轻,都不知道该骂孟崇什么好了。

孟崇立马跪地,道:“皇上,微臣也没法子,还请皇上谅解!”

“哼,给你三天的时间把这事处理了!如若不然,你提头来见!”皇帝直接放了狠话。

孟崇心一沉,脸色微变,领旨离宫。

回国相府的路上,孟崇心里一直沉甸甸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该是他头疼了。

京都歌坊。

“我要找到祖母,结束这事!我有主意了!”

红若曲找到正在品茶的司城毓旻,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司城毓旻抿了抿唇,垂眸思量。良久,他才轻轻开口:“嗯,我同意你的做法,我先帮你找个合适的身躯,解决这事后,我再为你重生塑体,如何?”

“流木!”司城毓旻将流木叫了进来,又吩咐道:“去找一具合适的身躯,多注意点。”流木领命立即去办事了。

从来都不用他多说什么,流木就可以把事做得很好,所以他从来都很放心流木做事。

司城毓旻和红若曲打开歌坊后窗,便看见有官兵在贴告示。是孟崇写的告示,他在找人解决问题了。

“孟崇果然开始找人了,我们按计划行事。”

“嗯……”

红若曲眯了眯眼,心里暗想:孟崇,等我解决好祖母的事,就该解决我与你之间的事了……她的手不禁攥紧,指甲几乎都要嵌进手心肉里,满满的仇恨啊!

司城毓旻不着痕迹地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令她的手松开了。而她却猛地抽回了手,别扭地转身出了他的书房。身后的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邪魅地勾起了一抹笑……

流木走了很久,找了很久,终于在城外山林里找到了合适的身躯了。

那是一个少女,她刚死不久,是病死的。但是她的身躯刚好符合了条件,身躯完好无损……流木满意地带走了少女的身躯。他想,自家的主子应该满意这具身躯吧……

孟崇的告示一贴就有不少道士神婆去了,可是没一个是有真本事的,就算有点本事的都只是表面功夫,最终还是没用。这下好了,孟崇坐立不安,连喝水都觉得慌乱。

某日下午,管家来报说又有人来了。孟崇想都不想就叫管家把人给带进府了。

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附身在少女身躯里的红若曲和司城毓旻。

“大师,还请解决此事!若是此事成,必定重赏!”孟崇心急地说着。

红若曲再一次看见孟崇,不由想起十年前和家仇,手渐渐攥紧,咬牙切齿!她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但是她还是理智的,她知道现在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司城毓旻察觉她的异样,又是不着痕迹地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是温热的,红若曲也就受他影响松了手,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

那种温热,那种感觉,好奇妙。她看向了他,只见他笑得温润,带着些许的安抚。

她别开脸,不吭声。

司城毓旻笑意更浓了。

……

一番谈论后,司城毓旻和红若曲答应了孟崇所有的请求,便在孟家住下,准备深夜捉尸!

《时冥红若曲》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舒洲)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臧杀,叶阳)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舒洲)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时冥红若曲》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臧杀,叶阳),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时冥红若曲

作者:舒洲类型:玄幻修真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舒洲)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臧杀,叶阳)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舒洲)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时冥红若曲》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臧杀,叶阳),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