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人间何处不青衣》人间何处不青衣小说 小顶 人间何处不青衣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0-09-16 00:23:58

《人间何处不青衣》人间何处不青衣小说 小顶 人间何处不青衣妖孽受 连载中

《人间何处不青衣》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随风仰止 分类:玄幻 主角:李远,李二蛋

完结小说《人间何处不青衣》是随风仰止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远,李二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李远致在巨石上坐到了深夜,久久不愿离去,知道昏迷才被李二背回了家。第二天醒来,李远致虽然仍然觉得胸口疼,但还是按照爷爷教授的拳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远致在巨石上坐到了深夜,久久不愿离去,知道昏迷才被李二背回了家。第二天醒来,李远致虽然仍然觉得胸口疼,但还是按照爷爷教授的拳法打了一遍,没想到效果格外的好,甚至胸口的伤痛都好了不少。以前没受伤的时候就是感觉身体有些发热,但如今看来就大不一样了。

在厨房找了点剩饭菜垫了肚子,李远致就开始像往常一样做起了早课,看书识字背书。做完早课已是中午了,李远致再次跑到村口倒在地上的巨石之上,他要在这里等爷爷,他相信爷爷会回来的,因为他还没吃午饭呢,爷爷最疼他了。

可是等到日渐西斜还是无人归来,期间李二蛋跑过来陪着李远致,知道他没有吃饭又跑回家拿了包子过来,又陪着他等。到了晚上,李远致就自己回了家,因为还要做晚课呢。晚课是师傅爷爷教的一道口诀,每天晚上他都要练上一个时辰,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爷爷叫他练,他就练了。第二天他就告诉爷爷,昨天有道青色的气体在他肚子里跑来跑去可欢实了。他记得师傅爷爷当时看他的眼神好奇怪,就连老黑子都怪怪的。

又过了一天,在夕阳下,李远致依旧坐在通红的巨石下守候着远方,没等到爷爷,但是老黑子回来了,一条狗趁着微黑的夜色走来,身影寂寞仿佛被遗弃一般,悲伤如水。

李远致哭了,他知道,师傅爷爷不会回来了,只是感觉。

村里又恢复了宁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只不过老神仙的家里只剩下了一条狗和一个三岁大小的孩子罢了。

李远致还是像往常一样打拳,做早课,做晚课,只是他不再去巨石之上等人了。

每天的早餐、午餐和晚餐就成了一人一狗最大的考验。

早上,李远致在晨曦之中打完一套拳法,老黑子就趴在土墙上晒着初升的太阳。李远致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条狗可以跑到墙上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条狗要跑到墙上去。可能狗本来就是能上墙的吧。可是二蛋家的虎子李远致就从没见过它可以上到墙上去。除非是他和二蛋把虎子报上去,可是虎子站在墙上爪子就死死抓着墙头,瑟瑟发抖。二狗子年纪小也胆小,就一个人待在墙下羡慕的看着二蛋和他,每次李远致都会恶作剧似的把虎子从墙上扔下去,让下面的二狗子接着。可是胆小的二狗子哪里敢每次都跑的远远的。虎子摔在地上,嗷呜着跑了。二蛋当然心疼,但是他在李远致面前可没有发言权。所以每次虎子见了李远致总是撒腿就跑,可是才几个月大的虎子哪里能跑过三个熊孩子的围追堵截。每次都是空中翻滚落地式逃离。偶尔还会空中翻滚落在河里,都不敢上岸,就在水里等熊孩子等的没趣走了才敢上岸。也幸好李远致他们能上去的墙不高,不然虎子可能早夭也说不定。

等李远致打完拳,一人一狗就站在了锅灶前,可是李远致的身高也就比灶台高处半头,要想看见锅里的动静,就得站在板凳上。炒个鸡蛋吧,家里也就鸡蛋多,都是村里人给的,自家不会养的,因为等不到长大就会进了老黑子的肚子。

烧着火,李远致学者爷爷平时的样子,把鸡蛋打进锅里,手滑整个下去了。完了,蛋壳是不能吃的呀。然后李远致一手扶着灶台一手拿着锅铲去捞,老黑子就在后面咬着李远致的衣服,万一掉下去可就是一大锅菜了。

等把蛋壳捞完,锅里是什么李远致不知道,怎么看着像是锅灰呢?

算了吧,李远致开始学习,老黑子悄摸的溜走了。李远致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不再分心了。只是心里肯定腹诽,臭黑子肯定自己找食去了,不知道会不会给自己带回来点……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开始的时候二蛋他娘还会送午餐和晚餐过来,只是半个月后就少了,如今三个月了。二蛋他娘再也没有送过饭菜过来了。只是有时候二蛋会从兜里拿出馒头和熟鸡蛋鸡腿等东西来。

“二蛋呀,你不要再从家里偷东西过来了,我不会饿死的。”李远致坐在巨石上对着下面玩泥块的二蛋道。

“我没有偷,都是我娘让我拿给你的,她说她忙,没空给你做饭了。”只是二蛋的声音越来越小,明显得底气不足。

“唉”李远致叹了口气。每次二蛋拿东西给自己,回家之后若是李二在家,那就啥事没有,若是只有二蛋他娘在家,那二蛋的一顿竹笋炒肉是少不了的,二蛋的哭喊声整个村子都能听见,二蛋他娘边打还边骂,声音大了去了,李远致知道,那是骂给自己听呢。

“老的疯了,还留个干吃饭的,活该疯了。”

“你还跟个小疯子活在一起,不怕你也疯了?啊!”

伴随着二蛋的哭声,李二他娘能骂小半个时辰。

“远致,你别怪我娘,好不好。我知道她做的不好,而且大家都说我家的钱都是神仙爷爷赏的,而且我奶奶也是神仙爷爷救的,我知道不好,可是...可是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们还做好朋友好不好?”李二蛋抽噎着,抬着哭花的小脸,鼻子一把眼泪一把的看着李远致,生怕李远致说出个不字。

“没事的,我不会怪你娘的。再说了你家的钱都是你爸爸一次次出山赚回来的,你奶奶也不过是生了个小病,没有什么就不救命的。我们还是好朋友呀,除非二蛋先变了。”李远致替二蛋擦了擦脸,温和的劝说。

怨恨吗?愤恨吗?不会的,爷爷说过没有天经地义的好,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得人恩惠千年记,二蛋她娘也照顾了自己那么久了。再说了救了二蛋***是师傅爷爷又不是我李远致,他们已经做的够好了。

期间,李二来过几次,带来了山上打下的野鸡,只是看着李远致,欲言又止,那眼神有愧疚有可怜也有一丝贪婪一闪而逝。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再也没来过了,只是最后一次说过几句话“你也别怪叔叔婶婶,我们家里人口多,也要吃饭的。”

委屈吗?当然委屈,虽然李远致从来没有施恩他们,但是他们的恩人是谁?是我李远致的爷爷呀!只是不恨,爷爷说过没有人会天经地义的对另一个人好,除非是父母。只是李远致还是有点想不通,婶婶那么好的一个人,爷爷在的时候,他对自己比对二蛋还要好,每次都笑呵呵的,有好吃的都是先把多的给自己,才会把剩下的给二蛋。为什么呀?为什么那么好的一个婶婶如今却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李远致想不通。

李远致为什么好像突然间长大了?因为这三个月来,他见过很多很多的事情。以往自己在村子里疯玩的时候,每个人见了自己都笑眯眯的,手边的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给自己,甚至有人专门给自己做好玩的。

可是现在呢,每个人看见自己都好想自己欠他钱似的,那眼神和李二曾经一闪而逝的神色一模一样,甚至犹有过之。李远致走到哪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们都会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种眼神李远致认识,因为自己很讨厌村里的苟老头,因为他身上总是脏兮兮的臭烘烘的,一张嘴就是一门残漏黑黄的大牙,还总是笑嘻嘻的往自己身前凑。自己每次都躲得远远的。爷爷说过自己当时看苟老头的眼神就是嫌弃的眼神。

可是李远致觉得自己比苟老头还要让人嫌弃,因为那种刺眼的眼神随处可见,人人可见,毫不掩饰,李远致看的出来那种眼神比自己看苟老头的眼神还要嫌弃十倍百倍!所以更让人心痛。甚至李远致走到路上,还会有人经过的时候嫌自己挡路了会踹自己一脚,每次自己从地上爬起啦,都觉得围观的人眼里在说话,仿佛可惜怎么没一脚踹死自己!

有很多人都会欺负自己,而欺负的最凶的就是之前故意拿好玩的好吃的给自己的那些人。所以李远致现在都很少出门了。总是躲在家里练习爷爷留下的晚课或者是读书写字。偶尔晚上李远致会偷偷的跑到村口的巨石上,看着村口唯一的入口,就那么发着呆,仿佛还有希望,就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有一次,老黑子又偷了鸡回来,结果刚进院子,就有人跟了过来,是刘大婶。老黑子就是偷了她家的鸡,老黑子好想也就爱偷她家的鸡。每次都是无言无语的刘大婶这次好像是要吃人一样,好凶。站在院子里骂了好久,骂的好难听。李远致也好害怕,紧紧的顶着屋门,泪流满面,他害怕急了。

直到太阳下山了,院子里才没了动静,李远致静静的在屋里听了好久才探出头来,发现真的走了之后才赶紧跑出屋去,拴上远门,瘫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心里想着,就这么死了算了吧,活着好累。

直到月上梢头,李远致才坐起身,发现老黑子一直在台阶上直直的顶着自己那眼神里有不忍也有欣慰,很复杂,可是一转眼就不见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起身来,李远致发现院子里的一套桌椅不见了,但是其他屋子里的东西都没少,想来是哪姓刘的女人光天化日的不敢太过分,只是拿了一套桌椅了事。

和老黑子坐在火堆旁,火上驾着老黑子偷来的鸡,不过以前都是爷爷烤的,但是现在只能自己动手了。其实已经烤过几回了,就是李二带来的几只。不过不会搁调料,更不会掌握火候,烤的不怎么好吃就是了。但是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一人一狗也就没那么计较了。倒是李远致学会了做几个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随风仰止)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人间何处不青衣》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