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万界仙游》万界游商 全文阅读 万界仙游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9-09 00:22:49

《万界仙游》万界游商 全文阅读 万界仙游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万界仙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无色定 分类:仙侠 主角:齐德,陈信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无色定原创小说《万界仙游》,主角是齐德,陈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陈员外,夜深人静,何不早眠?” 来者是陈员外,捧着一个紫檀木盒站在后院门洞,神色中带着一份哀戚。 “有一样事物想要仙长过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员外,夜深人静,何不早眠?”

来者是陈员外,捧着一个紫檀木盒站在后院门洞,神色中带着一份哀戚。

“有一样事物想要仙长过目。”

“哦?”齐德仲灵机一动,上前观瞧。

陈员外缓缓打开木盒,内中层层丝绢之上,安置着一面古朴铜镜,镜面朝下,肉眼所见镜背有莲花浮雕,花瓣重重叠叠,宛若实物。

齐德仲静默无言,阖眼再开,瞳中神光外射,只见九色莲华绽放,便知这面铜镜不仅非是寻常凡品,更是修行人所炼制的法器!

“神器不可轻执,世人难承祸福。”齐德仲也有些慨叹,向陈员外问道:“这面铜镜确实是修行法器,但我并不清楚它的来历。”

陈员外顺水推舟地说:“那就请齐仙长收下,详加潜研。”

齐德仲苦笑道:“员外,送礼也不是这样送的,还请你说清楚此物来龙去脉,否则我绝不碰此物分毫。”

修行人的器物往来颇有章法禁忌,一般来说,师门赐予之物不能随意外送,就算要送,也要对师门和赠送之人诉说分明其中机缘。而别人赠予之物,如果不知此物来历,修行人也不敢随便收下,谁知道这背后牵涉因果如何?

齐德仲示意陈员外到西厢房中安坐,陈员外的哀戚神情这才稍减,然后关于这面铜镜、以及这几天的事情娓娓道来……

三十多年前,那时的陈员外还只是一名在长林郡中四处打拼的年轻人,干过客栈小二、走过镖、做过私贩,好不容易攒下一点积蓄,却因为招惹了一伙坐地大商,反而欠下一屁股债,就差没有割下自己的肉相还。

而在这个时候,陈员外遇见了洪氏,生性彪悍而不愿闺中绣花的洪氏跟陈员外相见有缘,洪氏从家中取来钱财为陈员外还清债务,陈员外发誓报恩,两人一来一往之下,不过两年便已成婚。

有了洪氏娘家相助,陈员外的家业在十几年间好似吹皮球一样,这内中既有陈员外自己经营有道,跟洪氏督促亦不无关系。

而在洪氏嫁给陈员外时,嫁妆内中就包括了这面铜镜,本来连同一尊花瓶只是作为古玩珍藏,瓶镜寓意平静,几十年在家中也没有太过起眼。

如果说这对夫妻还有什么遗憾,那恐怕就是婚后多年无子,这种事情本来勉强不得。但陈员外的老父母却非常焦急,连番催促之下,甚至要陈员外纳妾。

本来以陈员外的家业,纳妾本非难事,只可惜洪氏生性悍烈,容不得陈员外如此,夫妻间嫌隙日增。但这也无法阻止陈员外纳妾,在接连生了几个女儿之后,其中一个小妾终于生下了儿子,那就是陈信。

洪氏与陈信彼此不合已久,这也不是什么隐秘,而陈员外也对陈信颇为溺爱,对其处处宽让放纵,而员外自己也日渐沉溺美色,府中侍女若有几分姿色,皆被陈员外收入房中。

如今年纪最小的那名小妾李氏原本就是府中侍女,侍女的兄长跟随员外多年,如今在陈府内中已是管家,兄妹二人几乎可以管束陈府半壁。

这名小妾至今怀孕近大半年,估计还有月余便要临产,陈府内中却突生变数,经由齐德仲一提,陈员外方才如梦初醒。

大半年前,有一名游方道人来到陈府门前化缘,陈府护院不许其入门,道人在门前大笑三声,然后说了一段话:

“恭喜陈员外又得一子!只怕其兄福薄,此子现世则要克死其兄!”

当时陈员外不解其意,以为只是路过的疯癫道人胡言乱语,后来小妾确诊怀孕,府上倒是喜庆了一阵。

齐德仲听到这里,大致已能推测到后来之事:“我这几天也在推算,如果我当初无法解咒,令郎剩下的日子,顶多也就一月有余……员外,这面铜镜该不会是在管家手中吧?”

“仙长一语中的、真非凡人!”

齐德仲摆摆手:“既然是洪氏嫁妆,未必会落在妾室手中,管家随你多年,反而是最有可能接触此物之人……我明白他们的想法了。”

说到底,这次乃是一场谋夺陈府家业的事情。起因是大半年前游方道人的那番话,让那名小妾认为自己怀上的是男丁,而不久后洪氏的离世,更让小妾野心膨胀,与自己的管家兄长暗中密谋。

然而正如同齐德仲猜想的那样,下咒之人未必知道自己的诅咒生效,那名管家平日里照料府中事务,那一瓶一镜日日擦拭,不料自身怨忌恨意沾染上那铜镜法器,无意中拘锁洪氏阴灵。

管家真正所做的,其实是买通了其中一名给陈信看病的郎中,让他下虎狼之药害死陈信,谁曾料想,鬼物附身的陈信不能以寻常病患看待,虎狼之药刺激了陈信经脉元气,却没能当即取他性命。

“这么说来,洪氏阴灵到底是害了陈信还是救了陈信,反倒不好说了……”齐德仲叹气摇头,诅咒就是如此离奇诡谲,难以世间是非衡量。

“不过那李沧确实可恨!”陈员外所说的李沧就是那名管家。

“且不提怨忌是否成咒,收买医者、下药谋害,此举已然触犯世间法度,不知道员外怎样办?”

陈员外咬牙切齿道:“我将他两腿打断,然后请来长林郡最好的讼师,直接送去衙门!”

“还有一人,员外意欲如何?”齐德仲所说的当然是陈员外那名最年轻、又怀有身孕的小妾李氏。

只见陈员外哀色浓烈:“我刚把李沧送官,回来就听说他妹妹在房中上吊……一尸两命,唉……”

齐德仲默然不语,兄长恶行受罚,此乃理所当然,不可否认那名小妾与此事关联密切。但是从陈员外的行事看来,他也是想保住那名小妾、至少等她顺利生产之后才处理。只可惜那名小妾耐不住心中惊惧担忧,所以先行一步**。

“连死都不怕了,还能怕什么?”齐德仲这句话只在心里说,但是对这般不幸结局也只有叹息。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无色定)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齐德,陈信)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无色定)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万界仙游》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齐德,陈信),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