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末夜将明》末夜2235 丁墨txt 年上攻 末夜将明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20-08-09 14:23:20

《末夜将明》末夜2235 丁墨txt 年上攻 末夜将明全文章节 连载中

《末夜将明》

来源: 作者:缀月星点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桑澜,风予晗

完结小说《末夜将明》是缀月星点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桑澜,风予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我也要一并去?” “正是。”风予晗皱了皱眉,觉得舌间浓茶苦涩无比,“裴姨说也需要你前去作证一下青青的事情。” 桑澜觉得太过麻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要一并去?”

“正是。”风予晗皱了皱眉,觉得舌间浓茶苦涩无比,“裴姨说也需要你前去作证一下青青的事情。”

桑澜觉得太过麻烦,却也还是颔首答应了:“行,我这就可以与你走一趟。”

“你们又要去哪儿?”黎川不知是耳尖还是一直就在门口蹲着,立马探进头来朝二人问话。

风予晗还是因初时见面时的对话而一直下意识地躲着黎川,不过这么多天过去了,他也似是对她再无当初的兴致,虽然一直举止古怪,倒也不像是会暗中对她下黑手的人,何况她的伤都是在他这里养好的。

桑澜起身穿戴好胳膊上的护腕,显然已经习惯了某人的突然出现,道:“此处官府要唤我过去一趟,下午就不给叔帮忙了。”

“然后你就要把这堆烂摊子扔给我一人?”黎川一手撩开头上的帘子就进了来,手中折扇往桌上一拍,“我也要去。”

桑澜叹口气,他现在总觉得反而是他带了个小辈出门,这位叔平日里真是任性的无人能比。

他冷眼问道:“那店里怎么办?”

久寒轩昨日才开张,今日正是生意红火的时候,之前二人都忽略了要雇人来招呼客人的步骤,现下一时再来不及找到合适的人,便是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他们亲力亲为,若是他们两个都走了,店给谁看着?

“关了便是。”

听到黎川嘴里随意飘出来的这句话,他鄙夷地看他一眼,转头道:“风姑娘,我们走吧。”

风予晗还在座上发愣,听到桑澜叫她便连忙起身:“哦……好。”见他直接越过黎川走了出去,她小声问道:“那位也要与我们同去吗?”

“谁管他。”桑澜只是冷哼一声,完全不再搭理黎川。

作为一座茶楼,久寒轩确是一处高雅之地,二楼雅间稀疏排开,座中客人有说有笑地品茶逗趣。一楼只设了几排座位,居中一片不大不小的方台,其上装饰得美轮美奂,昨日开张当晚就请来了坊间有名的清倌来此展示歌舞才艺,赢得一片座下观众的赞赏。当然,这种表演只会在晚间进行,且不是日日都能瞧得上的。

风予晗也只来过一回,一路出来时便左右打量着,虽说这二人一个看着甚是不靠谱,一个又看着尚且年少,但做起生意来还真是井井有条,这才第二日就客座爆满。

门口处,桑澜正侧身等她,一身略显神秘的飞肩玄袍将他的身段裹得笔直干练。他看上去总是没有多余的表情,嘴上也喜欢说着不饶人的话,只是他微沉的眉下有一双深邃的黑眸,经常使她不由自主地就看过去,同时还能欣赏到他高挺的鼻梁和微抿的薄唇,风予晗看着看着就兴奋地捂住嘴,一副痴汉样的偷笑起来。

许是等了许久还不见她下楼来,桑澜抬头看向还停在楼梯角笑得欢乐的她。正花痴时被看了个正着,风予晗面上尴尬一笑,提起裙子就向楼下快步跑去,快到得门口时,她被人从后狠狠地撞了一下。

还好桑澜眼疾手快,稳稳地在前扶住了她,一名男子步伐不稳地站在她身后,开口就骂道:“哪个不长眼的敢撞老子,看我不扒了你的皮!”他大声喊着就朝风予晗这头看过来,“哎哟,还是个俏丽的小姑娘,来陪爷喝两杯,爷就放你走。”说着就一脸色相地把手里的杯子往她怀里塞去。

风予晗被莫名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去,不觉间靠在了桑澜的肩上,这下她又像是踩了雷一样往旁边跳去,手里捏着裙子不知如何是好。

桑澜抬腿就正中那男子的胸腹,单手一挥夺来他手中的杯子,将杯中酒给他泼了满头,连带将杯子砸碎在了他的头上,发出一下清脆的响声。

“我们久寒轩不招待醉鬼。”

人多了事就多,此间茶楼的规矩他们也还没定好,没想到就已有人找上门来惹事生非。只是一楼此时并无表演,也无客座,这个人好巧不巧地出现在这,桑澜心下起疑,静静观察起四周。

男子被砸得头晕目眩,有鲜血自头顶上流下来,他伸手一摸,见是满手的鲜血,气得语无伦次:“你、你个杀千刀的,敢打老子?”他又是自知打不过,便捂着头立马开溜,走时还不忘放狠话给他们:“你、你们等着,爷这就找人过来。”

“哎,那人不是富商李厉的儿子李贵吗?”楼上的人已经被吸引来了目光。

“是啊,总是三天两头的闹事。”见状无言地摇摇头,“散吧散吧,一个蛮横竖子罢了。”

来此的人大都是富贵人家出身,对这种整天惹事的下三滥也是打心底里瞧不起。

桑澜将那李贵的狠话直接当作夏日里的嗡嗡声给过滤掉了,想到风予晗方才与他接触时惊异的举动,皱眉道:“有人与你滋事,你反倒避开我,难道是我吃人?”他说着还摸了把自己的脸,怀疑自己是否真得长了一副凶恶面相。

“不不不,别误会,我以为又是我撞到了别人。”风予晗现在心里对他抱有非分之想,哪敢再有所接触,没想到就这小小举动也被他观察地细致入微。

“嗯,走吧。”桑澜并无在意,一场小小的闹剧之后,二人才终于从久寒轩走了出去,路过隔壁时,亦春馆今日一直关着门。

一路无言,风予晗平日里话多,现在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她只觉得透不过气来。

“很热?”身旁人见她时不时地拽一下领子,脸上也是微红。

“啊……还好还好。”距离真正入伏还要再等两月,她今日穿着一身间色罗裙,甚是轻薄,再喊热可就太假了。

“那就好。”桑澜一句之后,二人之间又没有了话题,风予晗撩了几下耳边的碎发,心中酝酿许久后才说道:“谢、谢谢你。”

桑澜闻言看了过来,勾唇笑道:“举手之劳,何足为谢。”他还没与她说抱歉呢,毕竟方才还是在他开的茶楼里让她遇上了不顺心的事。

“不……不是指那个……”风予晗低下头急得话都说不利索,桑澜也被她的话转得有些晕,她深呼一口气,抬头正色道:“是不止方才那事,还有……之前你救了我的事情。”

桑澜不仅在井中救过她一命,之后还在她莫名变为魂魄时又救了她,若不是他用元珠强行维系着她的魂魄与身体之间的联系,现在她可能真就成了一抹孤魂野鬼了。

她心中很是紧张,自从醒过来后大家都仿佛揭过了此事,闭口不问她发生了什么,近日她已恢复如初,回到了夕华街的季婆婆那儿,更是再与桑澜说不上话,她想着,若是再不向他道谢,以后变回陌路人后她终会歉疚在心。

半晌都不见他回应,她手心里都出了一层汗,又不好开口问他为什么要沉默,便在心中已经演起了各种小剧场。

突然他沉声笑了起来,她很少见他笑,一时竟看呆了片刻。

“没想到,当时在密室里盛气凌人的某人,还会真诚致谢。”阳光照在他弯着的眸中仿佛都会黯然失色,风予晗听他不怀好意地打趣她,便撇开头去,“感谢的话我放这儿了,你爱收不收吧!”她完全觉得自己如此难为情地说出来是为了让自己内心舒坦,他的态度怎样都无所谓。

桑澜也不笑她了,当初在井中救下她也是觉得既已有了青青一个包袱,多一个也无妨,后来没想到她倒也是十分坚强,除此之外还很是聪慧伶俐,与他配合的很好,若非如此也不会那么顺利,就是……有些太不听话了,任性妄为可能会成为她的致命伤,当时被荆棘刺穿的她,可是真得已经没了呼吸,至于后来在她身上又出现的几线生机,他当时没有去细细思虑,不过幸亏被他给牢牢抓住了,否则她会真的命丧黄泉。

桑澜侧头看向身旁的女子,她显然还很不习惯穿这种裙子,腰带都系得歪歪扭扭,头上的发簪也是,还有几根发丝缠在上面,一张白净的小脸上总是情绪丰富,看她现在天真无害的样子,若不是他见过她打架的场面,还真能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去。

他承认自己对她很是好奇,她的出现让一切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变,只是她自己还并不自知,正如那日归来后黎川问他的一句话:“如何,这次我任由两个‘变数’放了进去,结局是不是还算美满?”

他所说的两个变数,一个是指偷跑去义安客店的他,另一个便是指身旁误闯进去的这位,他与黎川相处多年,还是能听出来不少他的话外之音,他的一举一措也自有他的道理。

所以,变数吗?或许她真得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吧。

“多来久寒轩玩儿吧,我们二人初来俞城,也没有什么相熟的人。”

风予晗突然被邀请了,抬眼诧异地看他,桑澜被她盯着有些别扭,干咳几声:“你的师叔不也与我们是邻居嘛。”

“好啊,茶水要免费哦!”她将双手在身后相握,嫣然一笑,“这样以后你们来亦春馆看病也可以不掏银子!”

她说着好似自己施了个巨大的恩惠,他却觉得自己吃了个哑声的亏。

精彩评论: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结果没几章后,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很明显,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非常影响阅读体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