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原来是缘》原来是那样啊 傲娇受 原来是缘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7-10 07:23:46

《原来是缘》原来是那样啊 傲娇受 原来是缘男妃文 已完结

《原来是缘》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者:小舞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李萱,维泽

完结小说《原来是缘》是小舞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萱,维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凌维泽一个人暗无声息的走出了酒店,心底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默默的离去,不再让李萱有一丝的为难。微凉的风吹过,似乎在诉说着两个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维泽一个人暗无声息的走出了酒店,心底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默默的离去,不再让李萱有一丝的为难。

微凉的风吹过,似乎在诉说着两个人悄悄的离别。

当清晨第一抹阳光洒进公司办公大楼,李萱已经刷卡进了办公室。李萱有她的打算,她不能让凌维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了,以前都是她主动退缩。为什么这次两个人好不容易能够在一起的时候,他却无法承受公司里的风言风语呢?

但转念一想,凌维泽可以为了自己放弃总裁的位置,被人当作流浪的乞丐。就凭着他的这份执着,李萱就在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怀疑他,他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那这迫不得已的苦衷究竟是什么呢?恐怕只有找到凌维泽,让他亲口说出来了。

李萱是个很有原则的人,虽然要去找凌维泽了,但肯定要把公司里的事情给安排好。早些到公司,想想要怎么给老板解释,把手头上正在负责的单子搞定。

公司的其他同事也都陆续来上班了,看到老板进门,李萱赶忙站了起来。

“老板,我有些事情想和您说。”李萱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到现在都还没有一点凌维泽的消息,她实在是笑不出来。

“有什么事进来我办公室说吧。”老板已经猜到李萱想说的事情一定和凌维泽有关了。

不过老板心里也犯嘀咕,当时要李萱劝说凌维泽离开的时候,她不是不肯吗?怎么现在凌维泽好像自己走了似的呢?唉,说句心里话,老板的确承认凌维泽是个人才,如果没有他的话,之前的单子可能也没办法那么顺利。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反正他人也走了。

“老板,我想和您请几天的假,凌维泽突然不辞而别,我放心不下。虽然私底下拖了很多关系去找,可是都没什么头绪,所以我现在想自己亲自去找。”李萱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其实凌维泽不辞而别这件事情严格意义上和老板也有关系,只不过李萱知道老板也有苦衷,所以不好把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

老板面露难色,他深知李萱的工作能力,更知道她在这个时候对公司的重要性。是她和凌维泽一起拿下了上一个大单子,如果这个时候两个人一起不见的话,公司可能会有不小的损失,所以老板打定主意不打算给李萱放假了。

“李萱啊,你也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公司很需要你,你也知道我一直以来都很看好你。凌维泽这次的不辞而别呢,我也觉得很遗憾,但是你要以事业为重啊。

这样吧,我允许你每天早下班两个小时,这样可以了吗?这是我能让步的最大极限了!”老板知道李萱很看重这份工作,所以就只能选择用“事业”来给她压力了。

“可这…”这很明显不是李萱想要的结果,可老板已经这么说了,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在李萱心里,她一直都是把老板当作恩人的,毕竟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是公司老板给了自己这份工作,而且最后还培养自己做到如今的主管位置。

李萱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出了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暗自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希望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李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旁边继续工作,但却完全没有热情,只要一想到凌维泽,就会忍不住唉声叹气。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好好吃饭,有太多的不知道让李萱心里忐忑不安。

“还在担心凌维泽吗?”旁边的同事实在看不过去,又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李萱才好。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关于凌维泽的一些传言,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尤其是和李萱关系特别好的一些人,就更加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李萱轻轻点点头,眼睛依旧漫无目的的盯着电脑。都说度娘是万能的,但为什么这时候度娘就不能指引她到哪里去找凌维泽呢。李萱在心里苦笑,看来凌维泽真的是完全住进自己心里了,他才不过几天不见人而已,自己做什么事情都静不下心来,因为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他的身影,可能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找到他吧。

“想找人就不要在这里唉声叹气啊!你再怎么胡思乱想凌维泽他也不会自己出现,你去找他吧,找到了就好好生活,别再把彼此弄丢了。”同事鼓励着李萱。

同事是明眼人,知道凌维泽是真的对李萱好,否则也不会愿意为了她离开公司。当然李萱的心里也是真的有凌维泽,这样相爱的两个人,应该有个美满的结局吧。

也许公主和王子能够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只是童话,但生活中至少遇到对的那个人,不要错过,平淡的日子可能也会有别样的精彩。

“唉,我刚刚有去和老板请假,可是他没有同意。”李萱继续唉声叹气。

“可是你人在这里,心在这里吗?你会好好工作吗?”同事是很佩服李萱的工作能力,可有时候也真是理解不了她的思维方式,死守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呢?

听到这些话,李萱终于愿意把头抬起来,把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了。同事的话仿佛有种“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她好像的确是想明白了。

“对吧?对吧?你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了吧?”说了这么半天话,李萱终于算是愿意给点反应了,同事甚至有些惊喜。

李萱不置可否,但却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同事毕竟和李萱搭档工作这么久,李萱心里的想法,她还是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的。

“安啦,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先去找人,我会帮你把手头上的工作给处理好。如果老板问起的话,我们几个好姐妹会替你打掩护的,不过你可要向我保证,虽然今天时间不多,但一定要找到他哦!”同事朝李萱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旁边的几个同事也都跟着起哄,因为一直和李萱、凌维泽两个人一起工作,大家都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才不管公司里那些无聊的传言呢。

李萱一瞬间被大家的鼓励所感动,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只能用力点了点头。因为时间不是特别多了,李萱趁着老板不注意就偷偷溜走了。

可是从办公大楼出来的李萱却傻了眼,在一个城市里找一个人根本就像大海捞针一样,要去哪里找才好呢。

不要着急,仔细想想你们两个一起去过的地方,说不定他会到那里去呢。李萱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她相信只要自己心里有凌维泽,凌维泽的心里有自己,就一定会感应到。

不过情况却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李萱跑遍了之前和凌维泽两个人一起去的所有店,打听那些店里的老板和工作人员是不是见过凌维泽,所有人都摇头。李萱不自觉的苦笑,是啊!一个人如果存心想躲着你的话,又怎么会轻易给你找到呢?不过李萱有自己的想法,不管怎么样,都绝对不会放弃。

自己有的是时间,一天找不到,就一个月;一个月找不到就一年;一年找不到就十年,反正她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和凌维泽耗下去。

夜幕降临,李萱依旧是一无所获。路过一间酒吧,李萱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走了进去。凌维泽在的时候,从来不允许她来这样的地方。呵呵,那如果现在自己进去的话,凌维泽会不会因为生气就来找自己了呢?李萱只能自己欺骗自己。

坐在吧台旁,李萱很讨厌这里吵闹的音乐声,感觉到了与这里的格格不入。

“小姐,想要喝点什么?”酒吧的调酒师很是热情,谁对美女会有抵抗力呢,尤其是像李萱这样表情阴郁的美女。调酒师认定李萱是因为心情不好来买醉的,当然要好好招待。

“有果汁吗?”有人主动和自己搭讪,李萱觉得有些不自在。

“呵呵,来酒吧哪有喝果汁的道理呢?第一次来吗?要不要试试本店的招牌鸡尾酒--思念呢?”调酒师丝毫没有放弃推销鸡尾酒的打算。

思念?李萱一愣,这是在应景吗?这鸡尾酒真是好名字,好像能一下子看穿自己的心思一般。难道自己心里现在不就正在思念着凌维泽吗?而且她实在是不想听调酒师这样继续无休无止的唠叨下去了,她现在只想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

“好吧,那就麻烦您给我一杯思念。”李萱告诉调酒师。

调酒师的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果然还没有自己搞不定的客人。

调酒师熟练的手法看得李萱有些惊讶,以前还真的是不知道,原来调酒可以像表演一样好看。正当李萱发愣的时候,调酒师已经将一杯思念放在李萱的面前。

“小姐,请慢用,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哦!”调酒师技术的不断提升,应该也就在于根据每位顾客不同的口味更改自己所调的酒,以求每个人满意。

李萱这才回过神儿来,看着自己面前的这杯思念,李萱突然有了兴致,像个好学的小学生一般。真的是“活到老学到老”,至少对于调酒这方面,李萱还丝毫不懂。

淡蓝色的液体,泛着微微的绿色,的确很漂亮。

“这个为什么是这个颜色的啊?”李萱忍不住想问,好像只有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麻醉自己的神经不去想凌维泽。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小舞)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李萱,维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小舞)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原来是缘》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李萱,维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