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血嫁》血嫁远月全文阅读 免费下载 血嫁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02 14:23:25

《血嫁》血嫁远月全文阅读 免费下载 血嫁免费阅读 已完结

《血嫁》

来源: 作者:琳清水 分类:灵异 主角:周海,刘茵

《血嫁》是琳清水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血嫁》精彩章节节选: 洗完澡之后我就又继续烧些水,打算一会让回来的司徒菁菁和周海也洗洗身上的污泥。 结果才刚准备烧水,屋子的门就开了,黑暗的夜里,那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洗完澡之后我就又继续烧些水,打算一会让回来的司徒菁菁和周海也洗洗身上的污泥。

结果才刚准备烧水,屋子的门就开了,黑暗的夜里,那开门的声音不但刺耳还显得格外的诡异。

我起身去看,难道是爸爸妈妈回来了?顾不得害怕,我急忙就出去看,结果发现回来的,竟然是脸色铁青的司徒菁菁和周海。

他们的脸色非常难看,难道发生了什么?我急切的走到他们跟前问怎么了,司徒菁菁却已经先我一步开了口。

“刘茵,我们俩刚才在你们村子里走了一圈,发现整个村子现在就是一个空村,根本一个人都没有!”

听到司徒菁菁这么说,我有一瞬间有点蒙,一个人都没有是什么意思?

我疑惑的看着司徒菁菁并没有理解到她话里的意思,怎么可能没有人?村子里面怎么说也有几百户人家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可是看司徒菁菁此时的脸色似乎并不是在和我开玩笑,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也容不得开玩笑。

那么这件事情就是真的?可是村子里面怎么会没有人?人呢?都哪去了?

我从小生长在这,可以说每家每户我都认得,有个别搬走离开村子的我可能不知道,但是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可能?

我的心里涌出一种不祥的预感,然后重新坐到凳子上看着司徒菁菁和周海问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好好和我说说。怎么可能没有人?”

司徒菁菁看着我,然后也坐到了我旁边的椅子上脸色凝重的看了看周海,周海对我说道“刚才我和菁菁出去了之后顺着你家的这个位置分开朝着南边和北边走去。

可是我一直走到南边的村头都没有发现人,而且几乎每家每户的屋子里面都是黑的,于是我翻墙走到了一家农户的院子里,我发现屋子里面漆黑一片,不但没有灯光而且更诡异的是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巧合,因为可能在农村里面,他们汇聚到一起,有一些什么活动,或许是到别人家串门也有可能,于是我又重新走了一条街,看了另外两家。

发现也一样,刚才菁菁回来和我说她那边也一样,每一家的屋子里面全都是没有人,但是我在一家的农户院子里面发现了一条狗,那是一条黄黑色的土狗,可是那条狗已经死了。

而且我看到它挨着地面的尸体已经开始样子腐烂,这条狗死的时间绝对不少于一个星期。

也就是说一个星期之前这条狗就已经死亡了,那么在农村家里面每家都有养狗,如果家里面的狗死了,那家里面的主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而且如果家里面的主人知道自己家的狗死了,怎么可能不做任何措施或者是把它埋掉,或者扔掉,而是任由它依旧栓在自己家门口就那么个烂掉呢。

事情看来确实有些不对劲,我又走了几家,发现有些人家的屋子里面,因为开着窗子,屋子里面的桌子和地面上,甚至有了薄薄的灰尘。

你们村子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怎么会这样?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一个村庄的所有人在几乎一瞬间全部都消失呢。”

周海说完之后,我的心也渐渐凉了下去,难道不只是我的父母不见了,村子里面其他的人也都不见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

一边的司徒菁菁听到周海说完之后也接过话头说,“是的,我刚才和师哥是分开走的,我走那一边发现的事情和师哥是一样的。

你们农村不都是有养猪的习惯吗?我看在那园子里面的猪几乎瘦的脱形,看来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有人去喂过它们了。

看来村子确实是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全都不见了,而且我发现好多人家里东西还都整整齐齐的,一点都不乱。

似乎每家都依旧保持着他们原来的生活方式,可是唯独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这些事情确实有些诡异,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真的想要做什么,那也只能等到明天了。

毕竟我们不知道这到底面临着什么,也不知道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如果这么冒冒然的前去,我怕事情不好解决吧。”

司徒菁菁说完周海也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我说“你先别着急,事情到底怎样我们还不知道,你一味都着急也解决不了什么。”

周海说完之后有些担忧地看着我,我冲着周海摇了摇头,心里面的恐惧却几乎达到了顶点。

我想任何一个为人子女的知道父母不见了踪迹,而且全村的人都一起不见了的恐怖事情,怎么也不可能波澜不惊。

而且最可怕的还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会引起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的我们就如同是无头苍蝇一般,怎么能让我不着急?

村子里面的人和我的父母到底都怎么了?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那总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可是他们如同是消失了一般,就那么没了踪迹……真的全都消失了吗?可是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爸爸妈妈不在家里面消失不见的事情却是事实,我没有办法去找他们,甚至不敢确定,他们现在是是否安全?这又怎么能让我放下心来呢。

看着我在不停的转圈,司徒菁菁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对周海说还是对我说道。“我总感觉这件事情似乎并不像咱们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

那几间屋子我都看过,就像师哥说的那些人似乎已经离开很久了,如果不是集体搬家离开了,难道你村子里面的人全都离奇诡异的消失,就绝对不可能是人为的。

因为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什么挣扎的痕迹,那能做成这个样子的,怕是就只有鬼怪了。

而且我隐隐的感觉事情似乎和那给你下聘书的人有关系,会不会是他在报复你拒绝他的事情?所以你村子里的人才……”

听到司徒菁菁的话我有些腿软,心里面更是恐惧到了极点,如果真的是那只鬼,那么我的父母,我的村子里的人岂不会都遭到了报复?

看来他们的状况一定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如果那只鬼能跑到我家里来报复的父母,那他们的下场一定会很凄惨。

这么说,真的是因为我,才连累了我的父母,连累了我村子人……

想到这儿,我整个人都开始抖起来,坐立难安,正在这个时候,屋子里面的门却再次响了起来。

我惊讶地朝外看去,不是已经说村子里面没有人了吗?那么,又是谁来了?这个村子里面还有活着的人?又或者,这个村子里面还有没有走的人吗?

想到这儿,我也有些激动地冲出了,朝着门外看去,发现进、入到院子里面的竟然是两个熟悉的身影。

看到那两个身影,我更是激动得几乎想要哭泣,眼睛当时就红了,嗓子也有些哽咽,因为来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我的父母!

他们回来了!我激动的几乎狂奔而去,抱着我的妈妈,然后就要哭了出来,我的妈妈看着我,似乎非常的惊讶,问我,“茵茵,你怎么回来了?”

我看着妈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的激动此时已经完全压抑了刚才的担惊受怕,毕竟妈妈现在真真实实的站在我旁边,只要他们还活着,只要他们没有受伤,怎样都无所谓。

只要不伤害我的家人,那么我是死是活又有多么重要呢?想到这儿,我擦了擦已经湿润的眼角,然后把爸爸妈妈让进了屋子里。

一进到屋子,妈妈就看到了坐在凳子旁上的司徒菁菁和周海,奇怪的是周海看到妈***一瞬间脸色有些黑,但是也并没有说什么,站起身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妈妈看到周海一脸惊讶的模样,然后悄悄的问我说,“这是你男朋友吗?”

我看着妈妈有些脸红的摇了摇头,然后对妈妈说,“这只是我的朋友,您可别乱想!”

妈妈乐呵呵的走到旁边,还对着海说,“哎哟,第一次来家里也没来得及给你做什么好吃的,等着啊,我现在就去厨房,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一边说着还一边对司徒晶晶说,“哎哟,这个丫头长得可真是好看,你几岁了?”

司徒菁菁看着妈妈脸色也有些难看,我不知道她和周海的表情为什么都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我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然后妈妈转身去了厨房之后,爸爸进屋,看到我又寒暄了几句,我的心里面已经踏实了下来,也就并没有去管周海和司徒菁菁的脸色。

因为只要他们回来了,那么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我刚和爸爸说了没有两句话,就正想问他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到底去了哪?而村子里面其他的人怎么不见了呢?

可是周海似乎就变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虫一般,我刚张嘴想要问这个话题周海就在旁边咳嗽了一声,似乎在提醒我一样。

我诧异地看着周海,周海看着我微微的摇了摇头,我更加诧异起来,就看到周海站起身来,然后对我说的,“刘茵你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我看着爸爸,爸爸笑呵呵的点头,然后对我说,“去吧去吧”我才拍了拍爸爸的手,然后跟着周海走出了我家屋子里面站到了院里。

周海看着我们离屋子里面很远了,然后才面色凝重的轻轻的对我说道,“你的父母,不正常!”

听到周海这么说,我愣了一下,然后立马抬起头来去看着他,因为我并没有反应过来他这句不正常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我问,周海就已经声音冷冷的对我说道,“你的父母已经死了!”

精彩评论: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