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王国血脉》王国血脉女主 大叔受 王国血脉BL

更新时间:2020-06-27 21:23:29

《王国血脉》王国血脉女主 大叔受 王国血脉BL 连载中

《王国血脉》

来源: 作者:无主之剑 分类:奇幻 主角:泰尔斯,希雅

无主之剑新书《王国血脉》由无主之剑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泰尔斯,希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看来,我的母亲曾经让您很困扰。” 泰尔斯表情坚决,决意问出自己神秘母亲的身份。 李希雅不屑地轻笑一声。 “困扰?”娇媚的主祭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我的母亲曾经让您很困扰。”

泰尔斯表情坚决,决意问出自己神秘母亲的身份。

李希雅不屑地轻笑一声。

“困扰?”娇媚的主祭走到他身前,眼神可怕:“何止。”

“她是个噩梦。”

噩梦?泰尔斯想起凯瑟尔五世对他的冷淡与无视,不禁一愣。

“你该离开了,王国的血脉。”李希雅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泰尔斯:“我已经见过你,你的任务完成了。”

泰尔斯回过神来,咬牙前进一步。

“瑟兰婕拉娜。”

听到这个名字,李希雅突然一顿,眼中色彩变幻。

泰尔斯深呼吸一口,继续道:“这是我母亲的名字,我不知道这个名字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但她无论是怎样的人,我都需要知道!”

李希雅微微低头,眼睛眯起。

霎时间,泰尔斯惊讶地发现室内所有的不灭灯都越发明亮,把昏暗的石屋照得亮堂无比。

灯里面原本安静温和的火焰,甚至开始噼啪爆响!

这是——神术吗?

他捏紧了自己的左手。

李希雅看着泰尔斯的一双灰眸,眉头越来越紧。

最后,她厌恶地一挥衣袖。

“你还真是那个噩梦的延续。”

“给你个忠告:别去追问你该死母亲的一切——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泰尔斯愣愣地看着李希雅。

但他仍强忍着不快,急促地道:

“但你已经告诉我了!你告诉一位儿子,说他的母亲是个噩梦!”

泰尔斯抬起头,毫不示弱地看着李希雅冷漠的黑色双眸。

“我倒是很奇怪,她到底是谁的噩梦?父亲的?”泰尔斯咬着牙问道:“还是你的噩梦?”

李希雅的眼睛突然爆发出凌厉的光芒。

不是形容,而是真正的金色光芒!

照得泰尔斯睁不开眼!

泰尔斯惊得后退了一步,抬起左手挡在自己的眼前,右手摸了摸JC匕首。

在那阵金光下,他觉得很难受。

这是源自那位,所谓落日女神的力量?

“慎言,凡人。”双目发着强光,连瞳孔和眼神都看不清的李希雅,此刻神色威严,却平淡无比地道:

“这个凡世间,无人比我更了解你母亲的可憎可恨。”

泰尔斯呆呆地看着她。

“她是个冷漠残忍,阴险狡诈,对权力与力量,疯狂偏执的婊-子。”

“她的每个举动,都有不能告人的丑陋目的。”

“记住我的话——彻底忘记她,否则你终有一日会后悔莫及。”

————————————————————————————

泰尔斯心不在焉地上下了好几层楼梯,跟着姬妮走在复兴宫不知道第几层的路上。

他的心里久久不能释怀,刚刚李希雅的话。

冷漠残忍,阴险狡诈?

对权力与力量,疯狂偏执?

他的母亲,究竟是什么人?

泰尔斯越发觉得自己的身世疑点重重。

特别是,关乎自己身上一切的……异常。

泰尔斯咬了咬牙。

姬妮看着泰尔斯的样子,微微摇头。

“别放在心上,”姬妮毫不在意地撇撇嘴,“李希雅不喜欢你,也是很正常的——那女人向来固执,什么事情都放不开。”

泰尔斯好奇地抬起头,只听宫廷女官平淡地道:“她当年在没成为主祭之前,曾与你父亲缔结有婚约。”

泰尔斯闻言一惊。

“婚约?”

“是啊……因为许多原因,他们没能成婚。”

姬妮不屑地哼了一声:

“李希雅——那个没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一气之下跑到落日神殿,从此终身侍奉女神。”

“所以她也不喜欢我——国王的情人。”

刚刚听到一个大八卦的穿越者,吃惊地张大嘴巴。

“但那又怎样,”那一瞬间,姬妮又回到了那副干练精明的样子,宫廷一等女官轻轻地挑起嘴角:“何必要让其他目光,主宰你的命运呢。”

“哪怕那是神灵的目光。”

这时,姬妮停在了另一间较大的石屋门前,轻轻推开门。

“到了,还是一样,你一个人进去吧。”看着这个石屋,姬妮原本的干练自信神情消失不见,只见她失落地叹了一口气。

“这里只有你们能进去。”女官幽幽地道。

“我——我们?”泰尔斯疑惑着。

他终于察觉到,站在这扇门前的姬妮,有些不太对。

但姬妮又一次没有任何解释地,把他推进了石屋。

————————————————————

永星城,西城门。

“等一下!前面是卡拉比扬家族的车队吗?请问卡拉比扬伯爵本人在吗?姑父?姑父是你吗?”

一队手持单翅乌鸦旗的骑士,风尘仆仆地从城门处赶来,追上了一辆由十几位骑士护送的马车,车门上镶刻着两座高塔与一把长剑的纹章。

单翅乌鸦旗的骑士们,为首的是一个三十余岁的男贵族,他加速驭马,来到马车前,看着上面走下一位两鬓斑白的威严老贵族。

“德勒?是你啊,堂堂克洛玛家年轻有为的翼堡伯爵,居然骑马过来?”老贵族温和地道。

年轻的翼堡伯爵,德勒·克洛玛露出笑容:“从翼堡到这里,马车至少要两天两夜,根本来不及。我干脆就骑着马来了。”

“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博兹多夫家族跟拉西亚家族的车队,应该再一会儿就能到——这样,十三望族里,西边的人就全到齐了。”

“倒是姑父您,许久不见……科恩表弟和姑母,还有卡莎跟琪娜近来如何?”

“科恩从战场上回来,就一直坐不住……我安排他在王都,先干着警戒官的工作……唉。”一想到老同学打的小报告,卡拉比扬伯爵就深深地叹出一口气。

“至于你姑母,还是那个样子,天天为科恩的婚事发愁——可把家里那对小恶魔给高兴坏了,天天以帮哥哥找妻子的名义,催她们的母亲召开舞会。”老贵族淡淡道。

“什么?”年轻的克洛玛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姑母向来是这个样子,当年我成年的时候,她差点没把你们半个沃拉领的姑娘都带过来。”

克洛玛随即向前一步,低声道:“这么说,那件事是真的——努恩王的独子,死在了星辰?”

沃拉领伯爵,图拉米·卡拉比扬看着自己的妻侄,轻叹一口气:“看来是真的,我刚刚遇到了亚伦德家旗下的泽穆托伯爵,听说埃克斯特的信使已经出发在路上了——而他们的军队正在集结。”

“现在最着急的,应该是北境公爵本人和他手下的家族吧。”

克洛玛叹了一口气,他身子前倾,脸色凝重地道:“会打起来吗?”

卡拉比扬伯爵瞥了自己的妻侄一眼,缓缓道:“如果没有奇迹的话,你应该这么问:会打成什么样子。”

“开始囤粮吧,准备好领地里的兵员征召。”

他一边说着,一边踏下马车,张开双手,跟前方来迎的西城警戒厅长,洛比克·迪拉勋爵抱了个满怀。

“许久不见,老同学!”

“哈哈,你胖了这么多!”

“这位是翼堡伯爵,也是我的妻侄,德勒·克洛玛,是有资格接受陛下总诏令的十九位领地封臣之一。”

“原来是十三望族里‘单翅救主’的传奇克洛玛啊!”

“您则一定是十二年前,在‘要塞之殇’里声名鹊起的‘斩马者’洛比克·迪拉勋爵了?”

“唉,那场该死的战斗……”

在卡拉比扬为洛比克跟克洛玛,两边介绍寒暄完之后,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钟声。

“咚!”

钟声沉重而悠长,传出很远之外。

不常来王都的翼堡伯爵,克洛玛眉头一皱:“如果没记错,这好像是星辰之钟?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在王都多年的洛比克奇怪地点点头:“是的,星辰之钟响起,有大事要在各大区的区中心宣布,一般而言是王室或重要人物的婚礼……可是最近没有什么……”

此时。

“咚!”

悠长的钟声二度响起。

洛比克脸色一变:“钟响第二声!”

他凝重地道:“这代表几个小时之内,陛下将要在复兴宫的群星之厅,召开国是会议。”

“国是会议?号称面向所有国民,不计贵族或平民的国是会议?”克洛玛脸色苍白:“但埃克斯特使团遇刺的消息,还依然是秘密,仅仅在贵族中流传,星辰高等议会也要在今晚召开,不是吗?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召开国是会议?”

“是啊,国是会议的事项,会向着整个星聚广场,整个星辰宣布——还记得荒漠战争的宣战吗?”洛比克厅长苦苦思索着。

德勒·克洛玛伯爵看着兴奋地交头接尾,急匆匆赶往星聚广场的王都市民,脸色难看:“陛下总不会要公开消息,提前向埃克斯特宣战吧?”

“谁知道呢,”卡拉比扬伯爵脸色一沉:“那可是‘铁腕王’啊。”

“他又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

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王国血脉》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王国血脉》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