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师叔驾到》天医驾到 穿越文 师叔驾到GAY吧

更新时间:2020-06-19 21:23:36

《师叔驾到》天医驾到 穿越文 师叔驾到GAY吧 连载中

《师叔驾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护舒宝之怒 分类:仙侠 主角:项羽,孔麟

完结小说《师叔驾到》是护舒宝之怒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项羽,孔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项羽回到望天崖,还没推开门就听见门里传来宋娥眉嗔怒的声音跟李小楼那小子“哈哈哈”的笑声,瞬间脑门上就挂上了三条黑线。这几个小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项羽回到望天崖,还没推开门就听见门里传来宋娥眉嗔怒的声音跟李小楼那小子“哈哈哈”的笑声,瞬间脑门上就挂上了三条黑线。这几个小子,这才刚过午时,正是练功的时辰,自己一走他们就开始偷懒了……

项羽推开门,看见宋娥眉正在追打李小楼,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李小楼这小子表达爱慕的方式比较特殊,那就是各种招惹宋娥眉,想要引起她的注意,项羽平日里也就当笑话看了,反正师姐弟间玩闹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再说李小楼这小子虽然资质不高,但是样貌却很不错,跟宋娥眉站在一起显得很般配,项羽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要是宋娥眉也喜欢李小楼,他们在一起也未尝不可。

孔麟在一旁看着两人打闹,露出很无奈的表情。几年的相处融化了他表面的冷漠,至少在宋娥眉跟李小楼面前,孔麟很少再露出冷冰冰的样子,若有外人在场那又另当别论,青云门中其他人对孔麟的印象还是一个冷漠孤傲的少年天才。

李小楼刚好背着身子跑到项羽面前,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来了,还在冲着宋娥眉做鬼脸,却见到宋娥眉小脸刷的一下白了,这才觉得不对,刚想转身已经被项羽提着衣领拎了起来,李小楼哭丧着脸,听见项羽骂了一句:“混账。”平静的语气中隐藏着怒气。

“师父。”孔麟一惊,连忙上前,宋娥眉低着小脑袋跟在他身后。

“我才离开一天的功夫,你们就开始偷懒了?”项羽放下李小楼,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摇着头走进了屋子里,一边低声叹息,“朽木不可雕也。”

没有再多骂他们一句,却让孔麟三人如芒刺在背,浑身不舒服。孔麟知道这次项羽是真的失望了,那一声叹息落到孔麟的耳朵里比打他一顿还要难受。

“怎么办?”李小楼低声问,宋娥眉也没了主意。

“能怎么办。”孔麟深深吸了口气,“做错了事,认错就是。”

“那我去认错吧,都是我起的头。”李小楼犹豫片刻,还是说道。

“我身为大师兄,本就有监督之责,怎能让你一人顶缸?”孔麟摇头,“一起进去吧。”

李小楼听了孔麟的话,颇为感动的点了点头。

“我也要去!”宋娥眉见两人把她忽略了,很不满的说。

“也好。”孔麟点了点头,走进了屋里,宋娥眉跟李小楼跟在他身后。

项羽正在装模作样的喝茶,其实一直在偷听屋外的动静,当他听见孔麟主动站出来为李小楼开脱时,心里还是很欣慰。三年前他还有些担心孔麟这小子戾气太重,恐怕难以与两个师妹师弟相处,可如今看来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孔麟隐藏了不少秘密,这件事项羽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每个人都有些自己的秘密,孔麟不讲,他也不打算问。孔麟早慧,总有一天他会明白有些事情仅靠自己是无法解决的,他要学会求助于身边的人,固执跟倔强不能解决问题,人本是就是要相互依赖才能生存下去的生物啊……

三人走进了屋内,来到项羽身前跪下。

项羽面无表情,继续假装喝茶。

见三人都不敢开口说话,项羽这才放下茶杯,悠悠的问了一句:“你们这是做什么?”

“弟子知错,请师父责罚。”孔麟咬牙道。

“哦?”项羽笑了一声,“你们都知错了?”

“是,师父。”三人异口同声。

“好,那一个一个说说自己错在何处。”项羽点点头,“李小楼,你先来。”

“弟子不该偷懒玩闹,还打扰师兄师姐练功。”李小楼老老实实的说。

“还有吗?”项羽问。

“呃……”李小楼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你不知道,好,那我来告诉你。”项羽缓缓的说,“我昨日下山之前与你说过,要你好好练功,不要偷懒,你也答应了我,可是你却没有做到,这是失信,比偷懒严重百倍。修真之人言出法随,只要你口中做出承诺,天道就会有所感应,自动形成契约,只要你没有做到承诺之事,就会滋生心魔,千百年来因心魔而陨落的修士还少么?为师不希望你成为其中之一,小楼,你明白了么?”

“是,弟子明白了。”李小楼听得满头冷汗,面色苍白,心魔这种东西正是修士最害怕遇到的,它滋生于修士的内心深处,平时隐藏得极深,修士基本无法发现心魔的存在,而它常在关键的时候才爆发出来,比如修士做出境界突破之时,因心魔而突破失败的修士轻则打落修为,重则有可能丧失心智,沦为行尸走肉。

其实项羽是在吓唬李小楼,除非是发出了心魔誓,否则因为失信而产生心魔的属于极少数,而像李小楼这种情况更不可能产生心魔,只是这孩子的性格确实需要打磨,吓唬他一下让他收敛一点也好。

“好了,娥眉,你来说。”项羽看向宋娥眉。

“我……”女孩有些紧张,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刚才在心里已经排练了数遍的说辞竟说不出口。

“娥眉,你天生丽质,这本不是错,可是你没有发现从半年前开始你的心思就放错地方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是人的本性,只是太多的赞誉跟倾慕让你变得浮躁了。你天资聪颖,这些本来我想你自行领悟,但你竟越陷越深,渐渐不将修行当成一回事了,三年前的你又岂会跟着小楼胡闹?从明日起你就随我去流云山闭关,何时心静了再下山来。”项羽毫不客气的说。

“是,师父。”宋娥眉眼眶都红了,项羽对她的语气比对李小楼还要严厉,她强忍着才没有落下泪来。

“孔麟。”项羽最后对孔麟说。

“弟子在。”孔麟沉声道。

“至于你……”项羽沉默片刻,笑了笑,“为师很欣慰。”

“!”孔麟一震。

“只是你作为大师兄,还需严厉一些,尤其是对小楼。好了,都站起来吧。”三人应声站起,项羽笑着拍了拍孔麟的肩膀,“你的修为已经达到练气的顶峰,是时候筑基了,妙音师叔赐给你的那颗筑基丹取来用了吧。”

“师父,我的那颗筑基丹还是留着吧,以后也许有用。”孔麟摇了摇头。

项羽立即就明白了孔麟的意思,以他的资质即使不用筑基丹成功筑基的几率也非常高,既然如此,何不将这颗筑基丹留给资质较差的李小楼?有两个筑基丹的帮助,他成功筑基的几率也要大一些。

“……”项羽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好吧。”

次日,留下孔麟跟李小楼在望天崖自行修炼,项羽就带着宋娥眉上了流云山。

流云山是青云山脉最高的山峰之一,峰顶终年积雪,寒风凛冽如刀,女孩冻得瑟瑟发抖,项羽也不理会,有太玄经护体她最多吃一些苦头而已。山顶还有一间茅屋,是前人所建,并在茅屋外设立了阵法,使寒风无法将茅屋刮倒,但却无法御寒。

项羽就在冰雪中席地而坐,从须弥戒指中取出记载了飘雪穿云掌的玉简静静参悟,这一门博大精深的神功他不可能放过,流云峰的漫天风雪正是飘雪穿云掌理想的修炼之地。

从这天开始,宋娥眉就再没有下过流云峰,就连食物都是李小楼千辛万苦的送上山来,宋娥眉每日就在风雪中练刀,夜幕来临就回到茅屋内修炼太玄功,直到深夜才睡下。

项羽常在风雪中一坐就是一整天,偶尔才会下山为孔麟跟李小楼解答修行上的困惑,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两年……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护舒宝之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项羽,孔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护舒宝之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师叔驾到》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项羽,孔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