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有风轻相迎》有风轻相送小说 出版小说 有风轻相迎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3-26 21:29:27

《有风轻相迎》有风轻相送小说 出版小说 有风轻相迎章节在线试读 已完结

《有风轻相迎》

来源: 作者:任初 分类:出版 主角:陆春晓,苏梓徽

《有风轻相迎》作者:任初,出版类型小说,主角:陆春晓,苏梓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这一晚的苏宅灯火通明,院子里的草坪上悬挂着两排大红灯笼,每一只灯笼上都贴着喜字,灯影浮动,忽明忽暗,呈现出一派热闹喜庆的景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晚的苏宅灯火通明,院子里的草坪上悬挂着两排大红灯笼,每一只灯笼上都贴着喜字,灯影浮动,忽明忽暗,呈现出一派热闹喜庆的景象。

苏南溪看着这一幕,嘴角会不自觉地上扬,心里甜滋滋的。

再过几个小时,苏南溪就要从这个家嫁出去了,她虽没有自小在这个家里长大,也没有很浓厚的感情,但是在这个时候,她的心里还是会舍不得,一瞬间脑海中会想很多事。

她想到第一次跟随苏平嘉从马德里回国住进这里时的情形,虽是春节,但是家中气氛并不好。

她那时的身份是苏家大少爷苏平嘉在马德里收养的孤儿,苏家人都不理解苏平嘉为何要收养她,还觉得是因为她的关系苏平嘉才破罐子破摔彻底过上了不结婚的生活。

所以她受到了冷遇,在苏家,没有人陪她说话,偶尔还会被养父的亲弟弟苏梓徽指使的亲戚家的孩子欺负。那时候周妈是对她最好的人,她虽不会跟她说很多话,但是她会在自己睡不着出来乱走的时候安安静静地给她送一杯热牛奶,还有很好吃的蛋糕。

后来的几次春节再随苏平嘉回国,苏家人对她的态度依旧。

他们从不曾想到她还这么小,她很容易受伤,她在这整件事情里也很无辜。

所以她开始讨厌起苏家人了。

包括苏平嘉。

自八岁起被苏平嘉收养,她一直都和苏平嘉住在马德里。

苏平嘉是马德里模特圈里不老的传奇,事业顺遂,女人缘极好。

但他并不是一个好父亲,他不够关心苏南溪,有时甚至是冷漠的。

那时候,她极度缺乏安全感,时常会想既然苏平嘉做不到爱她,为什么还要收养她?给自己的人生平添这样的包袱。

她曾骗苏平嘉说她失去了八岁之前的记忆,佯装成一个小可怜,就是怕苏平嘉会像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抛弃自己。就在这份不安中,苏南溪渐渐长大,她所担心的事情不但没有发生,而且她的容貌长得越来越像苏平嘉,甚至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以为她是他的亲生女儿。

久而久之,她也心生怀疑,更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偷偷去做了DNA比对。

然而结果却是令人大吃一惊。

她哪里是苏平嘉一时兴起收养的养女?她分明就是苏平嘉的亲生女儿。

原来,她从来都不是他的包袱,她是他的债,是他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债。

得知真相的苏家人此后一直都对苏南溪心存愧疚,尤其是她叔叔苏梓徽,为了苏南溪的幸福更是可以把心窝掏出来给苏南溪蹂躏。

她想要什么,苏梓徽都满足她,包括嫁给陆春晓。

“怎么还不睡?”清冷的声音打破沉寂。

苏南溪转过身,看到了来人,微微一笑,“兴奋得睡不着,你怎么出来了?”

“打开窗户发现你站在这里,就下来看看。”许丛解释。

“你也失眠吗?”

“没有,我一般都很晚睡。”

“苏梓徽高高兴兴地去机场接你,却生着气回来,丛姐,你为什么要惹他生气呢?”苏南溪纳闷。

许丛不由自主地怔了怔,忽而笑了,“也许是因为我叫他苏先生吧。”

苏南溪点头,“明白了。”这一声“苏先生”瞬间就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千山万水,她知道苏梓徽被虐伤了。

“很多年未见,我们已经变得生疏了,叫苏先生也是合理的啊。”许丛感叹,表情无辜。

苏南溪轻笑,静静地望着许丛的脸。

“他现在看你的眼神很炽热啊,有种如狼似虎的感觉。”苏南溪故意说得夸张。

“是吗?可是我感受到的都是距离。”许丛苦涩地弯了弯嘴角。

“所以你现在不愿意给他机会是在惩罚他吗?你以前那么喜欢他,他却不领情。”

爱都来不及,何来惩罚?

许丛在心里无声地说,然后故意岔开话题,脸上带着祝福的笑容说:“南溪,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你可以结婚,可以生宝宝,可以跟爱的人白头到老。”

这些正常人可以拥有的幸福对于这世界上的另一部分人来说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你也可以啊。”苏南溪暗示。

“我不行的。”许丛有些尴尬。

苏南溪并未深思这话背后的含义,觉得许丛也许只是因为目前只身一人很寂寞孤单然后看到别人的幸福很惆怅的缘故。

“你何不试试看分别多年后的苏梓徽到底是不是一个值得爱的人,说不准,他就是你的幸福,就是那个最适合你的人。从前的伤害就让它过去吧,丛姐,说句你不愿意听的话,如果你错过了我叔叔这么好的人你一定会后悔的。”

许丛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的。”

他的好,我当然知道,只是,如果这份好真的不是属于自己的,强求而来也不一定会幸福啊。

“其实,比起那些曾经追求过苏梓徽的女人,你没有她们精致,你的美给人以安静从容的舒适感,却也有着令人过目即忘的普通。你唯一赢的就是苏梓徽对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他爱你,很深很深。”

许丛不愿再听下去,害怕自己心软被动摇,急忙打断她,“南溪,我们不要说这些了,好吗?”此时,她的心里真的很难过,有一种浓浓的悲伤在心间化开,那些她想要抓住的美好近在咫尺,却又不可以抓住。

苏南溪不再逼她,无奈地说:“好。”

其实,她还想跟许丛说,老太太很喜欢她。

许丛安静的性子颇合老太太的口味,她自见到许丛开始就一直盘算着这姑娘跟苏梓徽有没有发展的可能,甚至还旁敲侧击地问南溪许丛有没有男朋友、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家里长辈是做什么的等一系列查户口的问题,除了许丛母亲去世这件事让老太太有些遗憾之外,家世不般配老太太倒也不是那么挑剔,毕竟自己的儿子这些年也是难得表现出对某个姑娘这么关心的样子,她这个做妈***也不能表现得太刻薄了吓着人家姑娘。老太太想让南溪帮着撮合这两个人。

只是许丛现在大概也不是太在意这些的,她是这样的排斥苏梓徽。

气氛变得沉闷,许丛开口:“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我等等我爸。”苏梓徽一个小时前打来电话说接到苏平嘉了,估摸着时间,他们也快到家了。

许丛原本想陪着苏南溪等,但转念一想这样势必要看到苏梓徽,然后就退缩了,跟苏南溪说了一声“晚安”就回房间了。

苏南溪沿湖边走了一圈回来就听到路上有车驶来的声音,她小跑着过去,灯光打在苏南溪的脸上,刺得她睁不开眼睛,然后车停在了她的正前方,苏梓徽从车窗探出来,“半夜不睡觉出来瞎逛什么?”

苏南溪走过去上车坐在苏平嘉身边,笑眯了眼睛说:“我在等你们啊。”说完亲昵地挽着苏平嘉的手臂,脸贴着他的肩膀。

苏平嘉失笑,“怎么越大越爱撒娇了?”

“因为以前都没有撒娇的机会啊。”苏南溪有些遗憾地说。

苏平嘉怔了怔,想起很多年前,在马德里的福利院,他出现在脏脏的她面前问她愿不愿意跟他走,做他养女,那个女孩打量了他好久,问他会不会有一天后悔然后不再要她,那一刻,他的心纠在了一起,他故作冷漠地告诉她不会,并为她取名南溪。

她一直贴心懂事地扮演着女儿的角色,小心翼翼地跟他说话,她失去了八岁之前所有的记忆,医生说也许是受了刺激,但他觉得这样未必不好,忘掉从前他们就可以一直生活在一起。

而收养她之后,他也清楚苏家的大大小小有多为难这个女孩,他们都觉得他收养了南溪耽误了自己的幸福,其实不然,他知道这辈子能够做南溪的养父是他最该感恩涕零的事情。他不会过分溺爱她,甚至更多时候是严厉的,他故意疏远苏南溪,就是怕被发现苏南溪就是他亲生女儿这件事,谁知道到最后还是藏不了。

而他曾经的冷漠也必然让苏南溪伤心了,想到此便自责起来,“对不起啊,南溪。”

“没关系,现在补上就好。”

苏梓徽默默听着他们谈话,将车开进车库,然后催着苏南溪上楼睡觉去。

苏南溪回房间迷迷糊糊地睡了会就被傅佩芳叫醒了,南溪问:“奶奶,现在几点了?”

“四点了。”

苏南溪困得不行,她感觉自己刚睡下没多久啊。

傅佩芳催促道:“好孩子,快去洗漱,化妆师他们都到了。”

“嗯。”

傅佩芳离开后,苏南溪就有些心神不宁,甚至是恐慌。至于恐慌什么,其实她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习惯性地拿过手机打开看,发现五分钟前陆春晓给她打过电话,不过她手机昨晚不小心开了静音,所以没有接到。她下床往卫生间走去,顺便给陆春晓回了电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惨白的一张脸微微吃惊,另一边电话接通,陆春晓的声音传来,“起床没?”

“起了。你呢?”

“正打算去跑步了。”

“陆春晓,我感觉像做梦一样,觉得这一切都好不真实,我真的要嫁给你了吗?我好害怕你会跑掉,不来娶我了。”

陆春晓笑了,语气宠溺地说:“傻瓜,不要胡思乱想,你在法律上早就是我的妻子了啊,我是你的了,我跑不掉的。”

苏南溪想起来他们已经领证这件事,稍微安了心,“嗯,你跑步吧,我也要刷牙了。”

挂了电话后,苏南溪掬了一把凉水往脸上浇去,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今天之后,她就是名正言顺的陆家人了。

又能出什么乱子呢?她有苏梓徽啊,在她心里,苏梓徽是无所不能的,他能够帮自己解决所有的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任初)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有风轻相迎》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