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荼靡泪》荼靡读音 出柜 荼靡泪Mary

更新时间:2019-12-21 14:26:37

《荼靡泪》荼靡读音 出柜 荼靡泪Mary 连载中

《荼靡泪》

来源: 作者:慢放人生 分类:玄幻仙侠 主角:楚毅,骆峥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慢放人生原创小说《荼靡泪》,主角是楚毅,骆峥,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又是我,轻轻阖起双眸,眼泪凄然而落,那夜他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他要活下去,因为我。而我的爱,却不是奇迹而是遭遇,拆除了骆峥心里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我,轻轻阖起双眸,眼泪凄然而落,那夜他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他要活下去,因为我。而我的爱,却不是奇迹而是遭遇,拆除了骆峥心里唯一支撑性命的恨。又是我,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弟弟。

眼前雾气凝重,胸腔里最后一点空气也抽得干干净净,脑中的空白竟是如此美丽,我不想再挣扎下去,任凭身体轻轻飘向远方,身体倒进温泉的时候,苏旭睿的俊眸凝视着我,我多想伸手探过去,划过他的额头,他的脸颊,却又疲惫的放弃,让无垠无际的悔恨淹没自己。

一连数日,我始终昏昏沉沉,稍稍清醒时,只能隐约见兰儿、凤娘的身影,见不到最想见到的人,便没有勇气彻底醒过来。

“她怎样?”焦急慌乱的脚步声过后,温暖如初的掌心停在我的额头。

“楚爷,不必太担心,骆姑娘没大碍,只是多日没有好好休息过,身体有些透支。”

“恩,这些天有劳凤娘,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稍稍睁开眼睛,对上楚毅深黑的双眸,心里一片温暖。

“醒了,”他抚开散在我额前的碎发说道:“睡了这么多天,该睡够了。”

“你去哪了?”

“关外,见几位故友。”

我侧头一瞥,见楚毅袍角满是灰尘,抬眸轻转,皱了皱眉,“连夜赶回来的?一定累了吧。”

他浅笑间,手上箍紧了我的两肩,稍用力将我揽进了怀中。

楚毅身上特有的气息立刻暖暖的包围了我的周身,一时间四周安静得几乎可以听清身体中血液在泊泊流动,他的下巴轻轻抵在我的头顶,熟悉的声音带了些陌生的复杂情绪,“听说你病倒了,我真想飞回来。”

我的心跳停止了,只觉得他的怀抱越收越紧,是什么时候,支离破碎的心境会为眼前人牵肠挂肚,举到半空的双手无奈的停住,如果环起他,恐怕就再不愿放手了,而我想回去,回到那个同样残忍的世界,忘掉这里发生的一切,心碎便碎在一处的真实就好。

楚毅望望窗外的月色,抬手抚摸我流泄香肩的秀发,“不怕,我安排了人去找解蛊的方法。只要我们不放弃,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躲在楚毅怀中,轻轻动了动,将脸埋进他的胸前,泪水不受控制的流落,或许这几日的昏沉就是为了等到他的出现,哪怕只是静静看着永远深邃清明的黑眸,便会得到希求的一切。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

天源的秋天深得很快,仿佛眨眼之间更加凄凉的冬就会袭来,我坐在回廊,看着池面微波粼粼发呆,一阵凉风掠过,吹乱了发丝,轻轻用手拂开挡住视线的乱发,突然觉得发丝有些潮湿,凝神仰望天空,小雨已然熙熙而落。

“在看什么?”牡丹微弱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我淡笑起身,见她俏脸又消瘦了几分,一时有些担忧,“下雨了,外边凉,怎么这么早还要出来?”

牡丹笑了笑道:“还不是因为你,前段时间早早拉我出来运动,习惯了,就难改了。”她被身旁搀扶的丫鬟安置在回廊凳中,向丫鬟挥手,禀退了身边人。

自从我入病,凤娘便为我免去了侍奉牡丹的差事。

“妹妹身体好些了吗?只怪我房中事务繁重,把妹妹都累坏了。

“已经好了,还像以前一样能够活蹦乱跳的。”我看向她继续道:“你脸色不是很好,我先扶你回去吧。”

牡丹咬了咬唇,轻声道:“我很好,想和你说说话。”

她望了望回廊尽头,待丫鬟走远,回廊中只余我们二人,缓缓拉住我的手腕道:“那日是姐姐不好,你知道……”

“我知道,”我见她为难不知如何说下去,反拉住她的手,微微一笑。

“妹妹不怪我就好,现在姐姐也放心了,听阁里的人道,楚爷对妹妹也是十分上心,有他照顾你,倒比我这个做姐姐的强上百倍。”

我听得出,她是想从我口中确认什么,也就没有解释,点点头,“恩,不必为我挂心。”

牡丹听到我如此应答,顿时轻松了不少,“太好了,这可是阁中从未有过的喜事,这里来来往往不知多少红颜,唯有妹妹能博楚爷一笑。”

我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双唇开合,真想打探卫吟宇的近况如何,可是最终还是自嘲一笑,将话咽了回去。

“妹妹到楚香阁已有些时候了吧?”

“恩,有两个月时间。”

“有没有去过博芜斋?”

“博芜斋?”我轻轻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仰首望向远处较高的空中楼阁。

牡丹缓缓起身,上前一步挽了我的手,向我所望的楼阁走去,“妹妹跟我来。”

我随着她转出回廊,就在一片柳荫深处,屹着一人半多高的白玉石拱门,门楣处刻着深深浅浅的“博芜斋”,字形如流水。

许久的日子,我多半是在深夜出来,尤为偏好水榭阁,便不留心这里的其他美景,没想到楚香阁的后花园还有如此幽静闲适的地方。

穿过拱门,临岸依芳是左右水榭,湖面微光闪烁,细雨落尽之处泛点涟漪,石径小路向上攀升,通向一大致三层高矮的楼阁,平檐素锦并不华丽,台阁半临碧水,湖中荷花不似外边那样连绵不绝,却一花一叶脱俗清雅,偶一阵秋风袭过,带着倚岸飘摇的荼縻纷飞,花谢花飞飞满天。

牡丹道:“这里就是博芜斋,是楚爷最喜欢的地方。大家都因着楚爷喜欢,所以很少来此打扰他清静。”

“里面有什么?”我问。

牡丹带着我沿石径小路上去,“书,只有书。”

步履轻柔而上,轻轻掩上楼阁门,放眼便是层层叠叠的书卷,大致算来,满满三层楼的藏书肯定过万本有余。

“没想到楚毅这么喜欢看书。”我随意抽出一本《藏经》,还未翻看,却见一旁紫檀镂雕宽案上还散落了一些,一看便知是有人经常翻动的,书间埋没了端砚,雪涛笺,善链湖笔,看上去虽有些凌乱,却是被人打扫得一尘不染。

我走过去,正要拨开盖住宽案上字迹的书卷,却被牡丹拉了住,“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动,唯独这案几上的不行。”

“恩,”我草草点头,被她拉开的时候留意了露在外边的一个字,“蓝”

“喜欢这里吗?”阁门被人推开,熟悉的声音突然烧得我脸色绯红。

“牡丹给楚爷请安。”牡丹看清楚毅,立刻敛襟一礼,抬眸看到他眼中只有那抹幽蓝时,微微一笑道:“牡丹带妹妹来此,竟忘了到时辰用药,现下不得多做停留,还请楚爷稍后送妹妹回去。”

“好,”楚毅淡淡答道,脸上却已写满了对我的眷恋。

送走了牡丹,我向楚毅尴尬一笑,一时心中乱跳,不知对他说些什么才好,便走到宽案前,捡起了一本书卷,“都是医书,你在为骆峥寻方吗?”话刚到此,突然想起牡丹嘱咐过的事情,又将书放了回去,却看到了书下的墨迹,不由轻声念了出来,“只怕相思未尽处,满目锺情尽是蓝。”

侧首回望时,颀长身影以至眼前,幽深的瞳仁,不容置疑的笈定中隐约可见的只有淡淡的蓝色,我垂首去确认是否为这一袭蓝衣,心里便只余温暖。

“那个,嗯,就是,我……”紧张到有些胡言乱语。

楚毅唇角上勾,静静看着我慌张的样子,又觉得好笑,轻轻揽我入怀,“若是喜欢这里,常来陪我看书。”

我本能的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挣开,低声道:“好吧。”

楚毅一抿嘴,笑意更浓,拉起我的手腕,让我与他并肩坐在宽案前,“你看这里,”他拿起我刚刚放下的书卷,依着书中夹藏的落叶翻开道:“东域蛊毒毒性异常。”

我淡淡扫了一眼落叶,心中惊喜,顺着他的手指仔细一字一字的念下去,“中蛊者,可得种蛊人所解。”念完此句,心中又变喜为哀,侧首看着他,“可是白婉君已经死了。”

楚毅向我微笑摇头,眼中光芒四射,“骆峥体内不是还有忘情蛊吗。”

我略作思忖,一下拉住他的手臂,欣喜若狂,“你是说,忘情蛊并非白婉君所种。”

他深深点头道:“不是白婉君,而是鹤仙神医。”

“骆峥有救了?”我狂喜之下,眼角渗出泪花,“骆峥知道这个消息吗,我现在就去告诉他。”

离开座椅的身体又被楚毅拉了回去,“骆峥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

“等?”我道:“等什么?”

“等我关外的故友寻来鹤仙神医所处的位置。”他拢了拢我额前的碎发继续道:“神医四处漂泊,借以精进医术,找到他实属不易。”

“楚毅,”我缓缓拉住楚毅停在肩头宽大温暖的手掌,说道:“谢谢你。”

“就这么谢,我到没看出诚意。”

我一愣,心下盘算了一番道:“这么谢,确是略显轻薄了,不如,今晚我们相约在此,我亲自准备几道小菜,再烫壶好酒,郑重向你道谢,行不行?行。”我没有留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直接替他答了出来。

楚毅忍俊不禁,只笑看着我,我想了想这样也太过好笑,挑挑眉梢,不由得扬起了唇角。

“呵呵,”淡笑出声,两人相视对望,气氛轻松了不少。

这天,只觉时间过得飞快,临近黄昏时分,楚香阁的后院厨房已被我搅得人仰马翻,丫鬟们想要来帮,都被我一一赶了出去。没想过做饭会这么难,以前也尝试做菜给翔奕吃,只是做了几次之后,他便不再让我做了。好不容易做了四菜一汤,看上去卖相倒是不错,一出灶房却见兰儿慌张跑来。

“骆、骆芸,”她努力平复嗓音道:“牡、牡丹,昏、

精彩评论:

p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