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毒妻绫萝》醉绫萝 RPS 毒妻绫萝kuso

更新时间:2019-12-07 07:22:30

《毒妻绫萝》醉绫萝 RPS 毒妻绫萝kuso 连载中

《毒妻绫萝》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花霖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顾零,姜爱

新书《毒妻绫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花霖,主角顾零,姜爱,是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番外(二) 顾零还以为自己可以拼一把,当然前提是姜爱没说那些话。 他看着两个人的身影,姜爱紧紧的抱住了赤裸着上身的男人,说:“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番外(二)

顾零还以为自己可以拼一把,当然前提是姜爱没说那些话。

他看着两个人的身影,姜爱紧紧的抱住了赤裸着上身的男人,说:“左海,你不要杀他,我们的事和他无关。”

“我当然不杀他,如果不是他把照片摆在你们客厅里,你也不会想起我对不对。”

顾零浑身颤了一下,他看着左海的背部,狼头就像活着的一样,好像下一秒就要把把顾零吞噬掉一样。

左海转过身来,靠近呆着的顾零,一把掐住了他的脸。

左海身上有很多水的,就像刚刚从海里出来,顾零看着他的脸,坚毅深邃的五官,湿漉漉的短发,看不出情绪的眼睛……

他身上有顾零没有的东西——那种汹涌而来的压迫性。

顾零想,姜爱要是喜欢他,那就绝对不可能喜欢自己。

不不不,顾零心里否定自己,人家都上升到爱的地步了,喜欢算个什么。

“你还是个学生,而且是个运气不好的学生。”

左海的手臂非常有力气,况且顾零又是个饿了几天被拳打脚踢了几天的完全可以算得上奄奄一息的人。他挣脱不开,只能死死瞪着他。

“你要明白,你今天遭遇到这种不走运的事情,都要怪罪在你可爱的老师身上。”

“我才不会……怪她的……”

听到顾零说话怪声怪气的,左海把手移到了顾零的脖子上。

姜爱看见了立马过来抓住左海的手:“你别让他死,与他无关。我已经回到你身边来了,我们做我们之间的了断就好。”

“姜爱,你还真是有脸说这样的话,反正这些年死的男人也不止一个了吧,多他一个又何妨?”

“不……至少……他照顾了我一年。”

确实,两个人在一起,顾零付出了很多很多。从高中开始,当别的男生开始喜欢她的美色时,自己就已经把心掏出来了。

顾零被左海掐的有点缺氧,他模糊想如果自己早生个七八年,早点出现在姜爱生活中,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去年自己回家还领到压岁钱来着,对,自己太小了,一定是这样……

“这样吧姜爱,你选一下,弄死他,把你碰过的眼睛弄瞎,哪个好一点。”

“你非要走这样的极端吗?”

“这都是你一步步造出来的,姜爱你还不明白吗?”

姜爱和左海开始吵了起来,左海的手越来越紧,他的后背现在紧贴在墙上,因为缺氧脑袋开始变得很蒙,他断断续续的说:“杀……杀了我……”

这是他本能的选择。

其实没在酒吧遇见姜爱的时候,自己也在情场纵横了个一年两年的,那段时间,他的温柔,他的教养,他的礼貌,让无数女孩子痴迷。可是他只在心里为姜爱留了地方,剩下的吗……

他好像最爱自己。

瞎了一只眼的生活,顾零平时完全没有想过,但是死这件事,是人都会考虑的,况且他现在万念俱灰。

左海听到他说话,邪笑着转过头来加大力气,姜爱看见顾零的脸,立马尖叫着去推左海:“眼睛,我选眼睛,让他活着,让他活着。”

顾零瞪着眼睛看姜爱,她想让他活着……

到这种时候,如果能绝情一点,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

左海放下顾零,拿链子把顾零重新锁了起来。

“你放心。”他拍了拍顾零的脸颊,就像为病人打针前通过拍打找血管的医生。

“我刚刚在海里游了一圈,你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这之后,确实只有痛了。

顾零不记得自己又呆了几天,他没有镜子,只能摸着自己的左眼,左眼被滴入硫酸时的感觉还是那么清晰,他呆呆的躺在那,姜爱端来水和食物,他动也不动,姜爱撕下面包往他嘴里送,面包屑沿着嘴角往下掉着,可他就是不张嘴。直到姜爱在一旁哭起来,他才微微张一下。

他讨厌灯,因为灯没什么看头,会让他想别的,夜晚,他盯着小小的蜡烛,才会安心下来,姜爱和左海不停的在楼上大吵,他却听不进一句,但是他明白,姜爱在和那个男人谈判,姜爱在给他喂饭时会断断续续的说左海的传统家庭,优秀的基因,和别人赋予给他的过高的期望,这一切,是毁掉左海的源泉。

顾零明白,其实这之中还有姜爱。姜爱是个魔女,如果是活在古代,那么引起特洛伊战争的人应该就是她了。

某一个晚上,姜爱进来扶起他,检查了他的身体,为他眼睛蒙上一块黑布,然后牵着他走出去。

她领他出了他们所在的房子,顾零什么都看不见,却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清新的海风。

“海……”

他伸出手指,风从指缝中溜走,留下一片清凉。

“我送你回家。”

姜爱掺着他的胳膊,顾零有一种两个人不过是在散步的错觉。

她把他扶到车上坐好,顾零听到姜爱动作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为自己系安全带时自己能感受到她身上的热度,她的气息,她的香气……

姜爱把车子发动起来时,顾零问:“你也会回家,对不对。”

姜爱没有说话,打开了音响,放着歌,开动了车子。

开了有半个小时时,姜爱说:“可以把带子拿下来了。”

顾零扯下黑布,看着窗外,他们行驶在海边公路上,已经是傍晚时分,大海上的天空是橙色的,一轮太阳只落下一半,云彩围绕在太阳的身边,风吹过,走了一批,又来一批。

“这是什么歌?”

“杉山清贵,《两个人的夏物语》。”

姜爱专心的看着车,顾零是坐在后面的,他扒着座位,看她的侧脸。

无论过去多久,顾零也不会忘记这个傍晚的任何细节,她凌乱的发丝,干裂的嘴角,跟着音响无意识哼歌时沙哑的声音……一切一切,都不会忘记。

姜爱送他到了两个人住的地方,下了车,姜爱环住了他。

顾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迟钝的说:“你不会再回来了,对不对。”

“再见。”

姜爱转头离开,干净利落的,让顾零都不敢相信,他摇着头,想跟上去。

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拉住想要跟到车上的顾零,顾零看着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快,让我跟上她。”

这个男人摇摇头:“您只是局外人。”

顾零听了这话低垂下头,不再说什么,他只是个局外人,自作多情。

那个男人拉着他:“姜小姐安排我送您去医院。”

知道姜爱的死讯,是顾零回到家的第三个月。

蓝赫——那个男人,左海的秘书登门造访。几乎没怎么出门的顾零看着他,关上了门。

蓝赫拿出一把钥匙,直接把门打开,来到了顾零的卧室,把文件放在了顾零的枕边,顾零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姜爱小姐将自己的一批酒全部转给您了,大部分有专人打理,一小部分交由您亲自保管。”

顿了顿,蓝赫说:“左海先生和姜爱小姐已经去世,我的合约也转到您身上,当然,这是在我自愿的前提下。”

顾零听到姜爱去世的消息,闭上了右眼。

“恕我一个秘书多嘴多舌,左海先生从我认识他时,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一切,和姜小姐有关,也和他家族对孩子培养方式有关,左海先生从小唯一自己拿过主意的事,就是和姜小姐恋爱。所以他分外执着这份感情,姜小姐也是如此,只不过两个人处理方式有问题,在这期间,我也受左海先生之托杀过很多姜小姐的‘情人’。”

顾零听蓝赫平淡的说出‘杀’这个字,觉得这一切真是荒诞,就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

“姜小姐或许是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去找左海先生的。她在给我的委托信中,说到您将她的摄影作品挂在客厅里,导致她想起了左海先生,从而决定去‘拯救’他,不过,也许死亡是对左海先生最好的归宿。姜小姐和您之间情谊也很重,她把自己这些年得到的珍品全部转给您,您现在已经是国内屈指可数的酒类收藏家了。而我,会担任您的秘书。”

蓝赫那张标志且商业化的脸就在眼前。

顾零却讨厌起他来,竟然在这样一个时候,又提起姜爱。

顾零只要一闭眼,就是姜爱上课的模样,那个时候,自己不会想那么多,心中只有爱慕之情,得不到,也体会不到失去的滋味。

“你叫……”

“蓝赫。”

“帮我挑个位置偏的房子,最好在深山老林里,我带着需要我亲自保管的酒搬进去。”

“好。”

顾零摸了摸左眼,从今往后,他便守着这份回忆,在了无生趣的余生里,一人痛苦孤老。

那副姜爱给的枷锁,他怕是永远脱不开了。

精彩评论:

干娘被杀,后爹黑化,画风转的太突然了。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哪怕是为王的道路。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毕竟退到底线,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