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元末小道长》元末小明王 精彩阅读 元末小道长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5 00:23:29

《元末小道长》元末小明王 精彩阅读 元末小道长免费阅读 连载中

《元末小道长》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一块钱的猪肉包子 分类:历史 主角:李兴泽,陈友谅

《元末小道长》是一块钱的猪肉包子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元末小道长》精彩章节节选: 李兴泽身着青袍,足缠白袜,脚登黑色方口布鞋,头上包了块红巾,左臂绑的一丝白条,俨然一名神采奕奕的小道士。 跟在李兴泽身后的是邹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兴泽身着青袍,足缠白袜,脚登黑色方口布鞋,头上包了块红巾,左臂绑的一丝白条,俨然一名神采奕奕的小道士。

跟在李兴泽身后的是邹普胜在白莲教的师弟赵普胜。铁匠出身,勇猛无比,负责护卫李兴泽的安全。

想起来拜师,李兴泽就觉得一肚子冤,合着什么武功秘籍都没有,而且还是个老**丝,身上揣着一本不知道什么朝代流传下来的小人书每天偷着看。

给李兴泽的感觉,邹普胜就是一个老骗子,专门骗良家少男,当诱拐成功后,笑眯眯地给他介绍说秘籍他师弟那边有,等到时候见到他师弟,一定传给李兴泽。

见到所谓的师叔,还不知道猴年马月了,想到这里,李兴泽暗啐了一口。

去往军营的路上,不少红巾军的人见到焕然一新的李军师纷纷拱手道贺,屁大点的地方,有个什么消息传的和风一样。突然被众星拱月,让李兴泽心里的不平衡好多了,有种领导下乡视察的感觉。

偌大的校场空荡荡的,虽然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但是眼前光秃秃的景象仍然让李兴泽大吃一惊。

看着目瞪口呆地李兴泽,赵普胜不好意思地说道:“军师,必须得击鼓,他们才集合,一般都没人过来!”

李兴泽只好说道:“那就有劳师叔了!”

“不敢!”

听到李军师的吩咐,赵普胜告了声罪,就跑到校场的大鼓前,咚咚咚的可是敲了一阵,这才停下。

虽然李兴泽没当过兵,但好歹每年都参加军训,一些简单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比如说集合,现代是吹哨,古代则是擂鼓,至于规定几通鼓声就得集合起,这个李兴泽就不太清楚了,反正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

等了差不多快半个时辰,这才看到校场外,两名身穿皮甲的人拿着手中的木棍将一群嬉皮笑脸的人往校场里赶,一群一群的,和赶鸭子差不多,待人群稀稀拉拉的站好,吵杂声小后,两人赶到李兴泽面前。

“末将陈友谅,明玉珍见过军师。”

昨日酒席上,李兴泽就见过陈友谅和明玉珍,也不惊奇,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陈友谅和倪文俊一样,也是打渔的出身,身材消瘦,皮肤黝黑,而明玉珍就好多了,虽然身材和陈友谅差不多,但皮肤稍有些白皙。

一看这俩就是属于长期营养不了,吃不饱饭跟着红巾军造反的主,陈友谅还好些,对待李兴泽态度上最起码显得很恭敬。

“军师,大早上的就集合弟兄们,有什么说的吗?”

明玉珍随意抱拳示意了一下,然后大大咧咧的扯开嗓子叫道。

李兴泽自然知道明玉珍不尊敬自己的原因,初来乍到,就掌管军队,又没什么名声,指望这帮老油条子服气太难了,也不想多说话,只是蹦了两个字:“练兵。”

“咋练,军师说出来,让弟兄们听听,也好练,是吧!”明玉珍依然嬉皮笑脸,大大咧咧的不当回事。

后面跟着明玉珍的一帮人也是乐呵的高声起哄。

陈友谅看到李兴泽冷冰冰的脸色,虽然没见过什么叫以下犯上,但也是听说过的,瞧着明玉珍肆无忌惮的样子,心中暗喜,面上却把脸一黑,朝明玉珍后面那帮人吼道:“放肆,军师面前,尔等安敢!”

“哟呵,今儿抖起来了。”

“打渔的真厉害!”

“装的人模狗样的。”

明玉珍后面那帮人看到陈友谅吼他们,一个个不高兴了,各种难听,讽刺,笑话就全扑过来了。

李兴泽看出来了,明玉珍和陈友谅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明玉珍后面跟的几十个人,而陈友谅则只有几个人,其余的几百人都在远处稀稀拉拉的站着。

当着新来的军师面前,任谁被几十个地痞流氓说三道四也受不了,陈友谅一怒之下,抄起手中的木棍就冲了过去。

明玉珍瞧着陈友谅向他的人动手,平日的不爽此刻爆发出来,这么好的机会哪能放过,高喊了句弟兄们上啊,两帮人就这么稀里哗啦的打了起来。

“军师,这...”

赵普胜哪里想到,这帮人当着新来的军师面前二话不说就敢动手,明显是要给个下马威,顿时赶紧出言相询。

谁知,李兴泽看着挺高兴,在现代的时候,很少有机会看到这么精彩的群架,听到赵普胜提醒,看着过瘾的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就随口道:“去,搬个凳子!”

“哎,啊!”

要说陈友谅还是有把子力气的,虽然他这边就几个人,硬是和明玉珍这边的几十号人打了个平手,反正双方又不拼命,就是为了出口气,瞎打的都累了,还没一会儿,就都全瘫在地上喘着粗气。

“老傅,大将军安排的事你怎么看?”明玉珍趁着在地上坐着的机会,悄声向他的副将傅友德询问。

“不怎么样,当众顶撞军师,要是让元帅知道了,肯定不会轻饶我等。”

相比明玉珍这个没脑子的货,傅友德可是很清醒,倪文俊安排明玉珍给新来的军师下绊子,对于红巾军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提升实力,而不是相互排挤。

明玉珍虽然憨,但不代表傻,经过傅友德这么一说,也清醒了很多,暗暗地点了点头。

他可是元帅一手提拔起来的,说是元帅的心腹也不为过,但大将军对他也不错,夹在两人中间,挺为难的。

李兴泽见两边都打的差不多了,晃晃悠悠地溜达过来,他知道自己文弱书生一名,要是论武力,还真没办法让这帮老油条信服,所以他打算以德服人。

看到军师走了过来,鼻青脸肿的众人心中这才生起一丝不妙。当着上司打架,而且是在军营,说小了是炸营,往大里说是聚众不轨,是要砍头的,虽然红巾军里众人的文化层次为负,虽然没见过,但好歹都听说过。

看着战战栗栗的众人接二连三的爬了起来,都低着头站着,陈友谅和明玉珍更是,两人有些胆颤心惊,头上冒出了丝丝冷汗,心中不断埋怨对方。

“这才打了多大一会儿,你们就没体力了?”

李兴泽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校场现在安静地估计掉根针都能听到,众人听得清清楚楚,以为李兴泽开始发怒了,头更低了。

陈友谅一咬牙,往前一站,垂头抱拳道:“事情因我而起,请军师责罚!”

瞧着众人乖巧的样子,李兴泽也知道在封建社会里,等级森严,虽然这帮人没文化,不代表不知道,这是一种天然形成的畏惧感。当下心里一阵轻松,乐道:“谁说要责罚你们了?”

“啊!”

众人都抬起来头,惊讶的看着李兴泽。

“我刚才坐在那里看,为的是想了解你们的体力及耐力,想不到,太差劲了!”李兴泽刚才还没看过瘾,这就完事了,出口忽悠道。

原来军师是嫌我等打的时间不长,体力不济导致的,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但是这跟打仗有什么关系。

不待众人多想,李兴泽接着说道:“你们想啊,一场仗打个一两个时辰都算少的了,你们算算,刚才这才多长时间!”

众人回忆了下,好像军师说的很对,明玉珍想起刚才傅友德说的话,脸上略带惭愧的上前抱拳喊道:“请军师指点!”

“请军师指点!”校场的所有人都跟着抱拳垂头喊道。

“哈哈!”

看到此刻终于能拿捏住黄州红巾军的人了,李兴泽乐的大笑,骚包地把道袍一撩,大声笑道:“有如此将士,何愁大事不成!”

要么说军师就是有文化呢,瞧这话说的,真提气,还夸我们呢,众人听了脸上都是喜滋滋的。

娘的,太好忽悠了,李兴泽心里暗爽。面上却是无比正直地吩咐道:“两位将军,就由你二人执棒,让众将士围的校场跑步,没有一个时辰不许停下来!”

李兴泽脸色冰冷地接着说道:“谁停下来打谁!”

虽然李兴泽只参加过军训,但也知道,通过跑步能锻炼体力和耐力。再者,这里全是步兵,连马都没有一匹,不跑步也闲的没事干,至于武艺什么的,以后再说。

军师的这个命令很古怪,陈友谅和明玉珍都有些愣住了,从古至今,从没有听说过,练兵还有练跑步的,但是军师已经下了命令了,只得遵从。

二人抱拳领命,就开始扬起棍子把校场上的懒蛋们全打的跑了起来。

赵普胜在旁边听的真真的,暗自瞥了眼李兴泽一眼,心想,李军师瞧着年纪不大,可真有手段,将士们挨打也是挨的自家将军的,敢怒不敢言,太黑了。

他哪里想到,李兴泽文弱书生一名,哪有力气挥着棍子追着众人屁股后面打,他根本没想那么多,只是纯粹的安排跑步锻炼体力而已。

这个时候,马大小姐带着赵均用走进了校场。

李兴泽和赵普胜对看了一眼,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她怎么来了?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一块钱的猪肉包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李兴泽,陈友谅)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一块钱的猪肉包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元末小道长》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李兴泽,陈友谅),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