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惟有香如故》唯有香如故 章节在线试读 惟有香如故GV

更新时间:2019-11-14 07:25:56

《惟有香如故》唯有香如故 章节在线试读 惟有香如故GV 连载中

《惟有香如故》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淑尤子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沈梅霖,沈惟敬

淑尤子新书《惟有香如故》由淑尤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梅霖,沈惟敬,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沈梅霖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想到,本来跟沈惟敬约好的,今晚要去打探一下消息,这个要怎么跟忘忧说呢?不对,不能告诉忘忧,这要让忘忧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梅霖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想到,本来跟沈惟敬约好的,今晚要去打探一下消息,这个要怎么跟忘忧说呢?不对,不能告诉忘忧,这要让忘忧知道了,肯定就去不了了,所以只能趁忘忧熟睡了以后偷偷出去。也怪自己这个脑子,为什么非要两个人一个房间呢,一个人岂不是更加方便一些,但是又仔细地想了一下,就算自己说要自己一间房,在外面忘忧也肯定是不肯的,但是这夕鸣跟沈惟敬也在一间房,两人要怎么会和呢?这也是个问题,当初就想整一下沈惟敬,没有想那么多,没想到现在会如此麻烦。

忘忧铺完床,回过头来看沈梅霖还在那里发呆,马上就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小姐,还在那里思考呢,别想那么多了,如果想不明白,明天再想也不迟。”忘忧还以为自家小姐还在想她刚才所说的话,想着这沈梅霖终于要好好想一下自己的真实感情问题了,心里只是想想就很高兴。

沈梅霖轻吐了一口气,笑着说:“好,早点睡觉,这种费脑子的事,明日再想。”说着将自己头上的簪子给拔了下来,整了头发立刻都散了下来,忘忧也顺手将绑着沈梅霖头发的红丝带给拿了下来,整个人看起来竟然有一种别样的美。

“小姐,你长得可真好看。”忘忧看着沈梅霖有些呆了,眼睛转了一圈,表情里有些不屑,撅着嘴说:“比那个什么锦妙公主好看多了,顾少爷真是没眼光……”说了一半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小姐,我又说错话了。”

沈梅霖将她的身子重新弄直,让她的头也抬了起来,表情却是十分的洒脱大方,丝毫没有一点不快的感情,笑着道:“傻丫头,说错什么话了?你说的对,我那么漂亮,他顾思礼看不上我是他没有眼光!”

忘忧看到沈梅霖如此潇洒,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看的出,沈梅霖这个表情并不是在努力装坚强,而是真的放下了,以前只要一提到锦妙公主这个人,沈梅霖整个人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那时的沈梅霖也在极力掩饰,但是眼底的失落始终还是遮挡不住。

“对,小姐说的没错,不过,小姐,我能说句实话吗?”忘忧的笑容有些奸诈。

“说!”这时的沈梅霖心情已经恢复了,所以答话更是十分爽快。

忘忧弓了弓身子,尽量让自己跟坐着的沈梅霖处于同一高度,双眼狡黠地看着沈梅霖,朱唇微启:“小姐你的眼光也不怎么好?这沈少爷可比顾少爷长的好看多了!”忘忧说完立刻就站了起来,身体还往后撤了撤,就怕沈梅霖给她脑门一顿狠敲。

没想到此时的沈梅霖不仅没有那个举动,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对,忘忧姑娘批评的很对,在下赐教了。哈哈……”

忘忧一惊,但是瞬间又仰面大笑了起来,“哈哈,那还不谨遵忘忧姑娘的教诲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

沈梅霖更是行了个十分正式的礼,从凳子上起身,随后双腿微曲,双手交错,行了个万福礼,然后又重新坐到了凳子上,此时的忘忧已经被她的动作笑的前俯后仰的。沈梅霖轻咳了两声,瞟了忘忧一眼,故作严肃道:“好了,好了,差不多得了!我这不悬崖勒马了吗?还不快梳洗梳洗,快去休息!”

忘忧还是忍不住自己的笑声,也学着沈梅霖行了个礼,不过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模仿的并不是很到位,“是,小姐。哈,哈,哈哈哈……”边笑边走向梳妆台,将自己的头发给松下来,沈梅霖则自己走到洗脸盆那里,从壶里倒出水,自己洗起了脸,随意地擦了把脸,就坐到了床上,对着磨磨唧唧的忘忧说:“忘忧,你别在那里磨蹭了,快点!”

“好了,马上就好了!”这时忘忧刚将头发给收拾好,马不停蹄地就跑到洗脸盆那里,用沈梅霖洗过脸的水又洗了一遍,动作比沈梅霖还要粗糙,两个人对自己脸如此不友好的人,竟然皮肤还那么好,也真是老天爷的恩赐啊。

忘忧跑到床前,看着一动不动的沈梅霖,说道:“小姐,你往里一点。”

沈梅霖抬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不,你去里面睡。”

“不行,你万一掉下去可怎么办?”

沈梅霖一听,这可不开心了,这自己何时掉下过床,“瞎说,我才不会掉下去呢,我睡觉那是一个老实。”

忘忧狠狠地闭上了眼,也对,谁喜欢被人说会掉下床,随即又变回了一张笑脸,“不是,这不是我还得熄灯呢……”

“我去熄!”没有等忘忧说完,沈梅霖立刻说道。

“确定?”

“确定!”

“好嘞,那我就去里面睡!”忘忧竟然非常开心,“终于不用我熄灯了。”原来这个丫头在假客气,这沈梅霖还是被她给绕进去了,如果不是今晚有事肯定要与她理论一番。

忘忧很快就进到里面躺好,沈梅霖起身去吹灭了蜡烛,慢慢地回到床上躺好,忘忧帮她盖好被子,轻声道了句:“小姐,晚安。”

沈梅霖也回之一笑,“嗯,晚安。”

等了片刻,沈梅霖扭头看了看忘忧,轻轻喊了声:“忘忧,忘忧……”见忘忧没有反应,慢慢从床上起来,用手摸到自己的鞋子,提着鞋子赤着脚,小心翼翼地走到梳妆台上,拿起刚才取下的红丝带,把所有的头发都挽了起来,鞋子也被顺手放在了梳妆台上。然后去柜子里取出来包袱,凑着月光和外面的烛光,沈梅霖从里面取出来一套黑色的衣服,然后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回到梳妆台拿起鞋子,又回头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忘忧,嘴角不由得上扬,随后朝门口走了过去,不目光一直在看着忘忧,生怕她突然醒过来。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门口,沈梅霖轻轻地拉开门,这才回过头来,但是却被一个黑影给遮挡住了视线,整个人吓了一跳,不自觉就大叫了起来:“啊~”声音刚出嗓子眼,就被一双手给结结实实捂住了,沈梅霖心里有些紧张,双手不停的打着捂住自己嘴的手,可能是这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发出了声音:“住手,是我,沈惟敬!”语气冷若冰霜。

果然,这句话一说,顿时安静多了。沈梅霖好奇地抬起了头,刚好对上沈惟敬那紧皱的眉下凌冽的眼睛,整个人猛然一松。沈惟敬捂着她嘴的手还是没有放下,拖着她走了一段路,确定所说的话不能被房间里的两个人听到才放开沈梅霖。

沈梅霖被他这番折腾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不由有些呆愣在原地。

“好了,现在估计是没有发现,我们也走吧。”身后又响起了沈惟敬的声音。

沈梅霖突然想到,沈惟敬对自己的举动,不由有些激动:“你怎么会在我们房间门口?”

“等你呗。”沈惟敬顺理成章地说:“要不然要怎么去,只是,你怎么那么慢?要我好等啊……”

“我,我不是忘忧睡着了再走嘛,要不然她肯定不会让一个人出去的。”沈梅霖听到他这样一问,觉得他实在是明知故问,但是突然想到刚才沈惟敬说的那句话,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你,你等多久了?”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淑尤子)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惟有香如故》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