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私宠baby,恶魔总裁坏坏坏》盛婚爆宠 总裁坏坏坏 强受 私宠baby,恶魔总裁坏坏坏女体化

更新时间:2019-11-03 14:29:22

《私宠baby,恶魔总裁坏坏坏》盛婚爆宠 总裁坏坏坏 强受 私宠baby,恶魔总裁坏坏坏女体化 已完结

《私宠baby,恶魔总裁坏坏坏》

来源: 作者:布丁式木偶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炎枫,那副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布丁式木偶原创小说《私宠baby,恶魔总裁坏坏坏》,主角是炎枫,那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奇怪吗?她平时就这副德行,很意外吧!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美女’背后的阴暗生活”炎枫挤出一抹讥讽的笑。 提起她,他就一肚子火,想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奇怪吗?她平时就这副德行,很意外吧!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美女’背后的阴暗生活”炎枫挤出一抹讥讽的笑。

提起她,他就一肚子火,想起她那副可恨的嘴脸,他就有一种想扁人的冲动。看来他还是无法释怀那顿早餐带给他的耻辱。

“咦!那是什么?”和着微风,Ru白色桌子下腾空飞起一张白的显眼的纸,像是刚才那人落下的。秦氏凰揣着好奇,一步一步挪了过去。

秦氏凰略微一个绅士的弯腰,修长漆白的手指捻起画,细细打量……

“NaiNai…”她纠起眉头,细念。

画的题目用两个刚阳的字迹书写着‘NaiNai’,画上有两个和谐的背影,前面摆放着一架钢琴,很显然,那位NaiNai正在为孙女弹奏,或者,正在教孙女弹奏。不难看出,一旁扎着小辫子的丫头托着下巴,听得很入迷。一副栩栩如生的画,多么温馨,多么令人羡慕的场景呀!

她感叹着,不禁想起了自己过世已久的NaiNai……

“有什么好感动的,不就是一副画嘛?”

炎枫趁她不备,一手抢过画,随意瞄了两眼,顿时,眉头紧皱,两眼直愣。他第一眼看见的,并不是这幅画有多么传神,或是这个场景有多么感人,而是画上台钢琴似乎在哪见过,好眼熟,还有那个独特的标记‘舒氏ing’,到底是哪里呢?

沉思三秒不到,炎枫又恢复常态。

唉!管它什么地方,她的东西,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这张纸嘛?

遇到我算你倒霉,谁叫你主人老惹本少爷不爽啊!炎枫一下子把纸揉成了一团,紧紧握在手心,那力道,仿佛在跟敌人做生死较量。

“喂!你干嘛?”秦氏凰怒视,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好的画就这样被他给糟蹋了。平时损我就行了,居然连一副画都不放过,真没人Xing!!

“你看我在干嘛就在干嘛”炎枫漫不经心地一张一合着唇,嘴角那抹浅浅的酒窝抿出一个傲慢的幅度。

“这张纸或许对她很重要,还给人家吧!”她知道炎枫不喜欢别人婆婆妈妈劝他什么,而自己那张嘴又根本不是炎枫的对手,和他斗嘴,简直是自取灭亡,只是她实在太喜欢那幅画,又或者是太同情画画的人,尤其想起那副忧郁的脸,无论如何也想理论一下。

“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善良,我承受不起,秦大善人”炎枫皮笑肉不笑地丢下这句话走远了。

花园的尽头,座落着一栋淡雅脱俗的三楼式欧风别墅,漆白的墙砖,淡蓝的玻璃,整个宅子看起来明亮通透,犹若凡尘的一幢仙殿。透过偌大的淡蓝色落地窗放眼望进去,清新雅致的客厅内,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斜戴着眼镜正细细品读一本书。

“外婆、、、”炎枫走进客厅叫了她一声。

“哦,回来啦!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回来这么早”老人并未抬头,两眼始终盯着那本书,只是嘴巴随声应着。

“老太婆!!!这是我同学”炎枫微怒,拉常着脸,提高嗓门大吼一声。

听见老太婆三个字,准是炎枫那小子又发火了,又什么事得罪他了?

老人抬起头。

看到秦氏凰的那一刻,满是震惊。这个女生是?女朋友?

老人挪了挪眼镜,再仔细打量她。微微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女生还不错,长得还比较清秀的,打扮也比较正常,比平时招惹炎枫那些女生正经多了。

秦氏凰很细心地捕捉到了老人脸上那丝微妙的惊讶,不过,那份惊讶只是一瞬间,几秒钟过后,老人又恢复了先前的泰然。

“哦,炎枫的同学呀,来,快坐,快坐”老人热情洋溢,连忙放下书给秦氏凰倒杯茶。

“外婆好,我叫秦氏凰,是炎枫的大学同学”秦氏凰扬起桃花般的笑容连声自我介绍。心里一个劲地想讨好老人。

“哦,大学同学呀!看来你很特别哟!这还是炎枫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呢?”老人乐的合不拢嘴,因为他妈***缘故,炎枫一向讨厌女生,今天能带女孩子到家里来,还真是出乎意料。

?老人的话一出,两人顿时面红耳赤。

不过,比起害羞,秦氏凰更是很赏心悦目地看着炎枫。突然间发觉,他害羞的样子感觉好好笑哦。再对比起平日里那个恶霸炎枫,便觉得更好笑了。秦氏凰咧起嘴,偷笑。

“笑什么啊!”炎枫两眼发狠地瞪着她,极其不爽地冷喝一声。哼!早知道就不要你来帮倒忙了。陪你散了步还不说,居然还敢嘲笑我。

炎枫两眼一鼓,秦氏凰的笑容立即卡主。

其实,这本来也没什么,炎枫的确没带同学来过这儿,甚至是那群哥们。只是为什么那句话一到外婆嘴里就变味了呢?

制止住秦氏凰的笑声,炎枫又一脸不悦地撇向外婆,似乎在警告她,注意一下她的言行。

“从来没有?”秦氏凰突然又贼笑着插一句。虽然她深知炎枫邀她此行的目的,但还是不免有些高兴。这个风流成Xing的家伙,居然从不带女人回家?贼笑……

“笑什么笑,再笑我把你扔出去……”炎枫暴喝一声,一把拽起秦氏凰朝楼上飞去“走啦!去办重要的事?”

?“他好凶哦!!!”秦氏凰气鼓鼓地被拽着,还不忘回头朝NaiNai比划几个怪怪的动作……

NaiNai一脸慈祥的笑着,心想‘还真是个有趣的姑娘’。

??楼上,两人沉默不语,炎枫自顾自行走在那条通往阳台的走廊上,出于刚才的一点点尴尬,秦氏凰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跟着。

恍尔,眼前出现了一道紧闭的门,接着一阵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炎枫明显地放慢了脚步,不过最终还是不带一丝留恋地走了。

秦氏凰似乎注意到了炎枫微妙的变化,心里忽然又变得闷闷地,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这次,又用什么理由来搪塞自己呢?

她也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咦?这不是哥哥的专属香味吗?为什么她也有?记得哥哥曾经开玩笑说过,这香味是自创的,闻了会让人安心。

如果是自创的,为什么她也会有?

秦氏凰只是微微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没多加在意:应该是巧合吧!??

??炎枫回头,不经然地斜视了一眼那道门,又佯装着看一眼秦氏凰,没有说话,转身继续向前走。

??秦氏凰快速跟上去,追上炎枫。

“喂!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竟让你如此讨厌,讲一些她的故事来听听吧!”那张美的忧郁的脸蛋,那副动人心弦的画,那阵熟悉的香味,关于她一切的一切,令秦氏凰越来越好奇。

??“她的故事有什么好听的”炎枫轻蔑地横了她一眼。

“喂!你不是要我来帮你嘛,我连她喜欢什么,平时都干些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我怎么帮啊”假公济私,明明是自己好奇,还装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你不是挺能耐的嘛?怎么,这么一点小事就把你难住了”那是一段‘屈辱’的历史,他怎么可能说出来?难不成要他说自从她六年前来到这个家家都没正眼看过他?都没朝他笑过,都没…想到这里,炎枫怒火直冒。

??“当然有关系,听你说过她是六年前你外婆从外地带回来的,那你外婆有没有提过她为什么带她回来?”炎枫越是支支吾吾,秦氏凰越是觉得好奇。不把蓝芷凝的底细给挖出来,她就不是‘秦始皇’。

“你很烦耶!”炎枫不耐烦地甩她几个不耐烦的眼神,闭嘴。

“说嘛?说嘛?拜托你啦!超级无敌大好人炎枫,超级无敌大帅哥炎枫,求求你,说吧!”居然把女人的绝招死缠烂打她也用上了。

哎!真是麻烦!!

“这个嘛,说来还真是话长、、、”炎枫顿了顿,似乎很难开口。要不是秦氏凰突然提起,或许连他都快忘了她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外婆带回家的吧!

骤然回首,往事历历涌现眼前……

那时,他们都尚还年幼,正当炎枫对像妈妈一样的女人恨之入骨的时候,他看见了这样一双眼睛,明亮的眼眸像是吸取了大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明的透彻,却又明的那样倔强,晶莹剔透的泪珠,在眼中隐隐转动,但她就是倔强地睁大眼睛,绝不让他们掉下来。

他以为她是特别的,她以为她或许不是妈妈那样的,但事实证明,天下的女人都一样,虚伪……

他轻轻叹口气,从回忆中挣脱出来……

“七年年前,外婆和舅舅一家三口外出探亲,不幸半路遭遇车祸,幸好她从那儿经过,外婆才幸被救,其余都当场死亡,包括外婆最爱的孙女。后来,她就被外婆带回家收养,给她取名为蓝芷凝,还被家里尊称为大小姐。”

炎枫的表情里再也没有先前的颜淡语轻,而似几丝愁云,在脸迹慢慢荡开,那对即使天塌下来也不曾褪色的明眸也突然暗淡下来。死去的,也是他的亲人,他也会心痛的,为什么自己爱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去,为什么?现实爸爸,接着又是舅舅一家,为什么……

在他看来,命运就是如此不公,总爱拿走自己最想要的,留下自己最不想要的。因此,他索Xing什么都不想要,这样,命运就再也不会从他身上抽走什么了。

“哦,不好意思哦,提起你家的伤心事了”秦氏凰压低声音,满脸歉意地盯着那对幽暗的双眸。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布丁式木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炎枫,那副)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布丁式木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私宠baby,恶魔总裁坏坏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炎枫,那副),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