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免费 女王 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弱受

更新时间:2019-10-13 00:24:18

《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免费 女王 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弱受 连载中

《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

来源: 作者:爱吃榴莲糖的苏大少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阿翁,穆寰

主角叫阿翁,穆寰的小说是《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它的作者是爱吃榴莲糖的苏大少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术甘温,健脾强胃,止泻除湿,兼祛痰痞。” “茯苓……茯苓味淡,渗湿利窍,白……白化……化………” 阿夏捂着耳朵,小小眉头皱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术甘温,健脾强胃,止泻除湿,兼祛痰痞。”

“茯苓……茯苓味淡,渗湿利窍,白……白化……化………”

阿夏捂着耳朵,小小眉头皱在一起,紧闭双眼,石桌上放着一本及厚的医典,而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位形貌迤逦的美妇人,她手中戒尺时不时轻轻的敲打着自己的手掌,看着阿夏的目光变得严厉。

“白化痰涎,赤通水道。”

只见阿夏睁开眼,小心翼翼的看着美妇人,然后心虚的低下头,委委屈屈的伸出小手,掌心微微泛红,眸中含泪看着她。

“阿娘,这次能不能轻些?”她小声嗫嚅道。

“这医典里的口诀你可是背了整整五日,却还是没背下来。”

“到底还是你没用心!”美妇人愠怒,使了力敲打着石桌,阿夏闭上眼,吓得身子缩了缩,面目紧缩在一团。

“阿娘……我,我,我用心背了……”

“就是忘记了……”

她小心试探的张开一只眼睛,看着美妇人声音渐渐小了起来。

“你还要狡辩!”

美妇人举起戒尺,阿夏立即闭上眼,等待疼痛降临。

“你整日就知道带着阿翁到处乱跑胡玩儿!今日你哪儿都不许去,给我把这口诀抄个五十遍!”

说到底还是自家闺女,舍不得狠下心的体罚,只得无奈的放下戒尺,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阿夏偷偷的张开一只眼,见美妇人离去后,收回了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就知道阿娘最疼我了!”她小小窃喜了一番,总算不用挨打了。

阿夏抱起医典,蹬了蹬小腿,从椅子上跳下来,蹭蹭蹭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翌日清晨。

“阿夏,阿夏,你这是要去哪儿?”

阿翁看着背着小小竹筐的阿夏,跟了上去。

“阿娘让我去采药,阿翁,你要同我一块去吗?”

眼前的少年生的一副好相貌,清朗俊逸,如水般温润沁人,干净的好像纤尘不染一般,眸中带了些许的纯良无邪,瞧着他的模样不由得想令人蹂在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阿夏无奈,她思忖着这阿翁不仅生的这般好看,性子也是粘人,且是最喜粘着她,对她也是及其的好。

“阿夏,我帮你背着吧!”

阿翁热情的就要接过阿夏背上的竹筐,阿夏避开了几分。

“别了,我自个能成!”

“阿夏,你是不是不喜欢阿翁!”

这眼泪说掉就掉,泫然欲泣的模样,阿夏莫名升起了一丝愧疚。

这死孩子,又来这套!

“成成成,给你。”说罢,将竹筐脱下交给了阿翁。

阿翁接过竹筐,一抹泪花,笑的眉眼弯弯,拉着阿夏的手,阿夏无奈的跟在他的身后,任由他扯着她的手就走。

断邬山。

“阿翁你好好跟着我,别乱跑。”

这林子中有些舒怡的宁静,耳中鼓了轻轻的风声,偶尔传来莺燕嬉闹之音,且这林中虫蛇可怖,数量极多,且都含有强烈的毒性。

“阿夏阿夏,你看看,这儿!”

阿翁指了指一棵树下的草药,很是兴奋,阿夏定睛一看,是甘草。

然而,阿夏再仔细瞧了瞧。

咦,这不对啊……

阿夏快速上前将阿翁拉到身后,愠怒的看着他,鼓起了腮帮子,小小手指点着他的额头。

“叫你不要乱跑,若是你再这样,你就回去吧!”阿夏教训道。

阿翁撇了撇嘴,不再说话,听话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这树后有个影子,还时不时传来拖磨着地面“沙沙”声音,阿夏四处看了看,随即捡起一根棍子,牵着阿翁的手小心翼翼的靠近着大树。

忽然,树后钻出来一条灰黑色的的蛇,眼中闪着黄色的光,朝着他们吐着蛇信子,唾液不断流出,腾起了白色的烟。

这可把他们俩吓得后退了几步,阿夏手一抖,手中的棍子差点掉在了地上。

“阿夏,蛇!!!!”阿翁不停的扯着阿夏的衣角不断的后退。

“怕……怕什么!有……有我呢!”

阿夏立即定了定神,快速的翻找身上的物品,将衣袖中的一包黄色的雄黄粉拿出来,慌忙打开,整包向蛇丢了过去。

雄黄粉全数洒在了蛇的身上,蛇吓得窜进了草丛中,然后离开。

阿夏长呼了一口,然后连忙上前,小心翼翼的探了探头,只见一位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少年躺在树下,唇色微微发白,额角有些虚汗,手心有蛇的牙印。

“他中毒了!”

阿夏慌忙撕下衣裙,将少年的手患处下几分死死的缠住,防止毒性快速蔓延。

“阿翁,你过来搭把手。”阿夏边扶着他,边对阿翁叫道。

“你做什么呢!”

见他磨磨蹭蹭不动,阿夏怒视之,触及她的目光,他才慢悠悠的走过来。

“阿夏救他作甚!”阿翁不喜欢这少年。

“阿娘同我说,学医之人就是要悬壶济世!你别废话了,过来搭把手。”

阿翁不情愿的蹲下身,同阿夏一起将他扶起,眼中闪过阴霾。

“你们家哪儿是学医……”阿翁小声低喃。

苏家。

“好了,他的毒已经清干净了,过半会儿,就会醒过来了。”

阿夏的娘将被子掖好,温柔的说道,而后端着瓶瓶药酒,准备离开。

“阿夏,你好好照顾人家。”临走时不忘嘱咐她几句。

“我知道了,阿娘。”

小姑娘端着水盆准备去井口打点水,见阿翁站在门外一脸阴沉。

“阿夏,我不喜欢他!”

“嗯?怎么了?”

阿夏不明所以,只见他抢过她手中的水盆转身就走。

这可是怎么了?可是吃错了什么药?

阿夏回到了屋里,只见屋内少年已经醒来,轻轻的打量了这个小屋,简朴干净,还透着几许的竹香,窗棂外河流潺潺之声,窗角还绑着着用贝壳制成的风铃,轻轻的碰撞都会传来清丽明脆之音。

“你可是醒了!”阿夏笑着走到他的床边坐了下来。

“这,是哪儿?”

少年的声音沙哑,眸中透着继续迷茫和不安。

“我家!”

“可是姑娘救了我?”他问。

“没错,是我和阿翁救了你。”

她笑的眉眼弯弯,细细的打量着这少年,暗忖,这少年生的可真是好看,眉眼不似阿翁那般温润清朗,却是刚毅深邃,若说阿翁像是中原人常说的清莹秀澈的秀才,那这少年便是那种英勇善战的将军。

“阿翁?”少年不解。

“我叫阿夏!阿翁是我的好朋友!”

“在下穆寰北,字易之。”

“那我可以叫你易之吗?”

“姑娘喜欢便好。”他面色微红,伸手挠了挠头。

“别姑娘姑娘的叫,唤我阿夏便好。”

见少女笑的灿烂模样,他的心定了定,不安的感觉渐渐散了去。

“阿夏。”

“断邬山内可是极其危险的地方,易之你怎会孤身一人来此地?”

“家人来到了这附近的寺庙祈愿,我因为贪玩儿,误入断邬山。”

穆寰北有些不好意的地下头,揪着被褥。

“没关系的,待你好多了,我便送你下山!”阿夏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恰好,阿翁端着水走进来,见阿夏同穆寰北谈笑风生的模样,心口郁结,重重的将水盆放在了桌子上,震出好大的声响,把他们都吓了一跳。

“阿翁!你做什么呢!”阿夏不满的看着他,轻声责骂道。

阿翁不语,只是静静的凝视着穆寰北,神色变得阴暗,他攥紧了双拳,看向阿夏时,眉头开阔,笑的纯良,仿佛方才的阴沉不过是错觉一场。

“阿夏,你娘亲唤你过去。”

不等阿夏说话,牵着她的手便往外走,阿夏不知所云,看着穆寰北,然后默默的随着阿翁离开。

“易之,我待会回来再同你说。”阿夏道。

穆寰北笑着点了点头,内心却浮起一丝奇怪的感觉,他敛了敛笑意,看着他们渐行渐远。

那名叫阿翁的少年,似乎对他有着极深的敌意。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蛊后归来,公子请自重》,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爱吃榴莲糖的苏大少)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